安排好一切后,王岚就挎着自己的小背包,戴着自己的墨镜,像是一只斗胜了的公鸡一样,昂着头气焰嚣张的离开了。

   “这女人简直是太——”

   看到王岚离去,薛雨桐气愤不已,忍不住想要上前阻拦,结果被白天羽拉着手拽了回来。

   薛雨桐想要挣脱白天羽的手说道:“天羽,别拦我,这些人实在是太嚣张了,如果不教训他们一下,真是无法解气。”

   白天羽安慰说道:“雨桐,别去,明知道这些人是什么类型,所以犯得着和他们计较吗?如果想要教训的话,也不在现在这一时半会。的那种教训对他们来说,也是不痛不痒。”

   “那的意思是——”听到白天羽的话,薛雨桐不由得愣住了,内心中的怒火也平息了许多,忍不住好奇问道。

   白天羽微微一笑说道:“这个暂时保密,不过我的脾气应该很了解。对付外人,没有人能够在我手中讨得了便宜。尤其是今次打砸我车子的家伙,我会让他付出十倍的代价。尤其是这种母亲护犊败家儿子的事,我更是会让他一辈子难忘自己所做的事。”

   听了白天羽的话,薛雨桐默默地停住下来,因为薛雨桐相信白天羽说到做到。因为白天羽是那种对自己人十分大方,但是对外人,尤其是对于那种对手的家伙,是十分恶魔和小气的家伙。

   薛雨桐清楚地相信,这个陈耀光已经成功地得罪了自己身边的这个家伙,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有仇必报的恶魔。今后他陈耀光的生活必将会被恐惧的阴霾所笼罩,日夜都会活在紧张刺激的生活之中。

   看着白天羽要自行解决,薛雨桐也不在说什么,默默地站在一旁。那陈耀光看到薛雨桐想要发火,结果还是乖乖地放弃,内心中更是骄傲不已,冲着几人不住地冷笑,显得自己很是了不起。

   “们几位谁是主家,我们是王女士请来的律师,我们能否私下谈一谈。”就在这时,忽然一名律师走过来,对着几人小声地开口询问道。

   白天羽一怔,随即开口说道:“我是领头人,不知道想要和我谈什么?”

   花下相遇黄裙子美女展唯美侧颜写真

   那律师直接开口说道:“据我刚才所了解的情况,今次们受损的两辆车子,一辆是宾利SUV,裸车价是四百八十万,如果算上手续费等其他的价格应该在五百五十万左右。而另外一辆车的价格价格比较低,就算是顶配加上其他手续和增加项目也不过二十万左右。两辆车合计下来也就是不超过六百万的价格,对吗?”

   白天羽没有反驳,毕竟自己的那辆车也是别人送的,只是知道一个大概价位,并不清楚准确的价格,淡淡地说道:“是又怎么样?直接说重点,别啰里啰嗦的。”

   面对白天羽的催促,那律师也没有生气,反正自己今天来处理陈家大少的事,也是拿钱办事而已。

   当即只听那律师开口继续说道:“是这样的,刚才也看到了。如果们要继续追究责任,不愿意私下调节的话。顶多也就是将那位小张判处刑罚关进去三年,其他人只是参与,罪行也不严重。而赔偿我们只能造价如实赔偿。”

   “倘若们愿意撤案,和我们进行私下调解的话,那按照刚才王女士的意思,我们可以多支付们百分之二十的费用,作为今次的精神赔偿损失。要知道六百万的百分之二十,可是一百二十多万,那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的。”

   白天羽听后不由得一声轻笑道:“以为我能够开得起这价值四百多万的车,就会在乎那多出来的一百多万吗?”

   说完,白天羽抬起头看了那律师一眼,缓缓说道:“刚才们说这位,是省城四大家族陈家的大少。那想必这个陈家,在省城一定是个响当当的知名家族,其实力财力十分地雄厚,家底也十分庞大,不会在乎这区区六百万。”

   律师一听连忙笑着说道:“那是,我们陈少可是省城四大家族之一的大少,其背后陈家的产业在全省都是屈指可数,那可是全省较大的上市企业。”

   白天羽听后,继续开口说道:“那就对了,我想如果我不愿意和们私下调节的话。按照流程们也需要对我赔偿车辆损失,另外我要是把车中行车记录仪的录像,就是有关们陈家大少爷率众打砸车辆的蛮横视频发布到网上。相比陈家也会因此火上一把,到时候全国媒体和新闻直指陈家。”

   “不知道们律师团队,能不能抵挡得住这些风波。而且我更加好奇,到时候陈家这个上市公司,因为这段视频,不知道会不会造成声誉、名誉下滑,不知道股票会不会受影响暴跌。如果会的话,不知道能损失多少,比之这一百二十万,有多大的差距。”

   随着白天羽话音一落,那几名律师顿时脸色大变,完全没有想到白天羽手里还有这么一个重要的筹码。

   白天羽看着那些律师团队人人脸色大变,就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连忙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再次开口说道:“哦,对了,我刚才忘记说了,我们两辆车上都有行车记录仪。这行车记录仪是我们买车以后,自己另外花钱买的。”

   “们赔付我们车辆后,我们被打砸的车自然归属们,但是那行车记录仪,我们要自己拿走,放到新车上还是可以继续用的。如果们要想回收行车记录仪的话,我不知道什么价钱合适。毕竟那行车记录仪我买的也不贵,不到两千块钱。”

   听了白天羽的这番话后,那几名律师彻底的愣住了,刚才与白天羽交谈的那名律师连忙对着白天羽陪笑说道:“那个,白先生,请稍等一下,我给王女士打个电话商议一下,我们稍后再谈。”

   “无妨,反正我现在也没车回去,多等几分钟也无所谓。只不过先说好,我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和耐心不好。指不定我一会脾气上来,就不愿意和们私下调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