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1_a2051

. 恢复通道谈

何容易杨

宁不吱声,但丹德也是老人精,立刻闭嘴不再追问。他也没寄希望杨宁能修复通道,然后迎接海神跟冥皇回归,继而扭转乾坤。如

今冥海的形势相当复杂,尤其随着海族、冥人联军与海兽的战斗陷入僵局,冥人一方渐渐也有了撤离的迹象,伤亡固然是一方面原因,但更大的方面,则来源于海底与陆地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对

于海族来说,陆地上的生灵都是外来者,他们此前处于内战,或许不在乎这些,反而竞相拉拢,作为壮大自身,赢得内战的筹码。

可现如今,大敌当前,海族各大部族,也渐渐将之前的矛盾暂且放下,开始互相商讨对策,而矛盾不深的一些部族,更是在旁部族的调节下,开始化敌为友。而

这时候,陆地上的冥族们,处境就变得微妙起来。被

疏远,已经算得上比较好的了,因为不少作为海族客卿的冥人,已经开始遭到了排挤,换做往常,这些受邀到海底的冥人们,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可现在,身边的同胞多了,有些人受不了这些窝囊气私底下发发牢骚,立刻引起旁人的共鸣,大家说着说着就变得同仇敌忾,群情激奋,要不是因为这里是冥海,保不准就要闹事了,但海族与冥族也因此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只不过,考虑到有共同的敌人海兽,这些矛盾才迟迟没有爆发。战

斗依旧在继续,但心思却不像一开始那般齐心协力,而是变得各怀鬼胎起来,而这一切,还被困在海神殿内的丹德等人,却是不知道的。

因为在这里,并不会出现那样的情况,以杨宁为首的陆地种族,毕竟强势得可怕,海族的长老们根本不敢生出排外的想法,尤其作为现任海神殿大长老的丹德,都要对杨宁等人毕恭毕敬,他们更是不敢生出其他非份之想。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丹德整日里都在为食物而担忧,尤其还要面临海兽群随时可能发动的侵袭,更是心力交瘁,而杨宁,则很淡定的观察着通道。他

精灵公主

跟丹德可不一样,海神殿对他来说,是可有可无的地方,他来这,无非就是看看能否找到冥界与大世界连通的办法,至于未来冥界的存亡,更是跟他毫无关系。“

还是没头绪吗”见杨宁睁开眼睛,第一神问道。“

没有。”杨

宁摇头,随后脸色玩味:“不过,倒是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哦”第一神感兴趣的望向杨宁,自从现身后,他就暂时没回魂界,而是留在海神殿内。对

于这片沉睡在冥海无数年的神秘势力,他相当的感兴趣,尤其得知这里与地球的奥林匹斯十二神有关,更是让他见猎心喜。

不过,海神殿有海神殿的规矩,自然不可能任何地方都不设防,所以能探索到的区域还是有限的。“

影子议会。”

杨宁沉声道:“整个通道,正渐渐出现一股陌生的气息,这种气味只要跟影子议会打过交道的人就会立刻认出来,腐朽且邪恶。”

顿了顿,杨宁皱眉:“只是我变得有些不理解了,既然影子议会打算躲在暗处放冷箭,那为什么现在又冒出来”

对呀

第一神一听,就立刻明白杨宁的意思,倘若影子议会的目的是针对想要归返冥界的冥皇与波塞尔,那么现在要做的就是继续蛰伏在暗处,随时准备发出致命的突袭,不可能像现在这么高调的暴露蛛丝马迹。

就连杨宁都能察觉出来,以冥皇与波塞尔的实力,不可能察觉不到。“

除非,我们一开始的方向就不对。”杨宁面露凝重:“他们的目标,或许”“

或许什么”见杨宁老半天没说下文,第一神忍不住追问。“

死界罪源谷”杨宁抬起头来。嘶

第一神倒抽一口凉气,他并不怀疑杨宁这个推测到底有几分把握,但他很肯定,一旦这个推测成立,那么冥界,就会变成下一个罪源谷。而

到那时,恐怕第八世界,也会被罪源谷蚕食因

为,那里对于死界之树来说,有着足够的养分供给它

“你打算怎么做”第一神问道。

“困在这里,能怎么做”杨宁似笑非笑。

“少来,你这臭小子,这地方能困住你”

“哈哈。”面

对第一神的调侃,杨宁笑了笑,然后拍拍屁股起身:“也对,来这么久了,也确实该走了。”

话罢,第一神先是回到魂界,而杨宁的身影,也渐渐消失在了海神殿,就连一丝气味都没有留下。海

兽也好,海族也罢,甚至冥界生灵,它们的争斗对杨宁而言,根本无关紧要,但如果这事涉及到死界之树,那以杨宁睚眦必报的性子,是肯定要捣乱的,这不,困扰丹德最大的粮食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当

丹德等人回到后园时,看到地面庞大的传送法阵,立刻露出吃惊之色:“竟然是一座传送阵这怎么可能,冥海对传送法阵有着极强的限制,这上万年来,也未曾有先辈成功在深海下设置传送法阵。”

“别的人不行,但他可以。”希

伯特一脸凝重道:“别忘了,他掌握了时空法则,而且还能在这冥海下,不但打开了空间裂隙,更是从裂隙内,剥离了空间乱流”

顿了顿,希伯特又道:“当然,各位可能忘了更重要的一点,他,拥有上古冥器镇冥镜。”“

没错。”耶森也恍然道:“相信各位也知道,上古冥器镇冥镜,最大的特点就是加持法阵,被镇冥镜加持过的法阵,往往能发挥出原法阵数十甚至上百倍的效果。”“

镇冥镜空间乱流”

别说那些海族部落的族长们,就连丹德也愣了,尤其是丹德,更是震惊道:“镇冥镜在他身上”话罢,他尖叫道:“你们怎么不早说天啊,如果你们早告诉我,那么通道就可能修复了,因为镇冥镜正是修造通道的那位强者离开时留下来的”

“什么”

耶森与希伯特脸色纷纷大变。

“我明白了,难怪上界处心积虑要找到他,看来,应该与镇冥镜有关。”冷

静过后,丹德拳头微微攥紧,神色阴晴不定,但很快,攥着的拳头就悄然放下,暗暗叹道:“我没必要顶着被杀的风险,去替别人当出头鸟,宝物谁喜欢谁抢去。”

nbsp;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