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8_a2051

   ♂? ,,

   在场很多人是第一次看到杨宁的眼睛,或者说,是一副完整的面貌。

   对少数人来说,这个狂妄到极点的小子,似乎有些许眼熟,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蔡根生微微皱眉,他凝视着杨宁,眼中出现谨慎之色,能轻易吐露出这段秘辛的人,他不觉得是个普通货色。

   第一眼,蔡根生就有种感觉,他见过杨宁,而且是在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可一时间,他想不起来。

   “…是杨宁吧?”

   忽然,邵家军里,有一个士兵目露迟疑的问了句。

   “认识我?”杨宁愕然道。

   “在网络上见过,那个史上第一高考生嘛,对了,打球很精彩,我还从网上下载了那场篮球赛。”

   尽管知道眼下这种紧张气氛聊这些,多少显得不伦不类,可这士兵还是开口说了,透着点兴奋。

   这士兵看上去顶多二十出头,想必很早的时候就入伍了,训练应该也很刻苦,各方面素质也应该很不错,否则,也不可能成为邵家军一员。

   随着这士兵的话出口,在场的人有的露出恍然,有的若有所思,也有一些人微微蹙眉。

   短发萝莉美女吊带香肩牛仔裤长腿花丛唯美写真图片

   学生?

   打球厉害?

   好像这些都算不上什么有用的信息吧?

   在很多人看来,搞清楚杨宁的真实身份,要更有意义。

   可明显的,他们很多人并没有办法去摸索,对他们来说,杨宁就是一个谜。

   就在蔡根生还琢磨着杨宁身份的时候,忽然,哒哒哒的一阵声响由远及近,众人本能抬头,只见十几辆军用直升机正悬挂在头顶上!

   一些眼尖的人,都注意到这些直升机的外表,刻印着一条展翅翱翔的雄鹰,其他人倒还没怎么在意,可来自东南军区的蔡家军,以及邵家军,无不倒抽一口凉气!

   就连态度高傲的蔡根生,在看到这些直升机出现后,脸色也变得相当难看,更别提邵思远,蔡荣冲跟蔡德江了。

   他们一个个望向这渐渐降落的直升机,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因为,这些军用直升机,隶属于华夏一个极为特殊的部门,这个部门直接对军部最高领导人负责,是华夏最顶尖的战队——鹰翼!

   他们怎么会来的?

   不管闹得再大,也不可能惊动鹰翼,要知道,这个部门只接受最高领导人的调控,即便是大军区,都没有资格调动他们中的任何一人,难不成,这次鹰翼的出现,是因为军部某位大佬发话了?

   众人各怀鬼胎,想什么的都有,即便是不明所以的廖局长,在听到郑诚的解释后,也狠狠咽了口唾液,露出震撼之色。

   这些直升机在距离地面七八米高度时停下,然后放下绳梯,只见一个个副武装的军人整齐划一,顺着绳梯降落。

   这些军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每个人都透着一股肃杀之气,能散发出这种气势的,九成九都在战场上经历过血与泪的洗礼,无论是蔡家军,还是邵家军,跟他们一比,立刻自惭形秽,眼中透着炽热。

   因为这其中不少人,都是这些蔡家军、邵家军昔日的最高教官,可就是这种身份的人,竟然只是一个最平凡的士卒!

   可想而知,鹰翼部队的底蕴,到底有多恐怖!

   不过转念一想,既然能为华夏顶尖战力代言,又岂会是些滥竽充数的小人物?

   只见一个领头模样的军人缓缓上前,朝着蔡根生敬了一个礼,随即道:“鹰翼第四小队,经由首长指示,前来询问情况。”

   蔡根生微微变色,正要开口,却见这个军人四小望了望,板着脸道:“请问这里谁是杨先生?”

   众人下意识的望向杨宁,没办法,眼下但凡有点脑子的,隐隐都意识到,鹰翼之所以出现在这,正是因为这位背景神秘的史上第一高考生。

   这军人顺着众人的目光望向杨宁,神色沉稳,一脸严肃的走到杨宁身旁,开口道:“鹰翼第四小队,听从杨先生调遣,请指示。”

   滋…

   甭说蔡根生了,但凡听到这话的,在场的人无不倒抽一口凉气。

   这家伙到底是谁呀?

   竟然能让华夏最顶尖的战力鹰翼战队听候调遣?

   看样子,如果这货愿意的话,只要说一句击毙蔡家老小,恐怕鹰翼战队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立刻就会执行杨宁的指示!

   不少人都联想到这个可能性,一个个都同情怜悯的望向蔡家老小三人,因为眼下,明显杨宁占据着绝对的主动,而且这个优势,简直到了逆天的地步!

   无论是蔡家军,还是邵家军,都不敢生出跟鹰翼战队的对抗心理,因为一旦跟鹰翼战队开打,那么这后果就直接上升到叛国的高度!

   可以很负责的说,分散在各地的鹰翼战队,拥有着跟京警卫一样的各种特权,甚至还有不少特权,连京警卫都没资格拥有。他们的地位跟作用,等于是悬挂在各大军区大佬喉咙边上的一柄利剑,而且还是可以先斩后奏的尚方宝剑!

   该死的!

   这小子到底是谁?为什么我偏偏有点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如果说,蔡根生之前还能保持镇定,那么眼下,即便是老成持重的他,也冷汗直冒,他很清楚,即便整个东南省的人怕他,可眼前这些来自鹰翼战队的军士,却不会对他有丝毫的畏惧心理。

   也就是说,如果杨宁真打算乱来,甚至让蔡家一夜之间成为历史,也绝不是没可能的事!

   杨宁一脸漠然的望向蔡荣冲跟蔡德江,这目光如同一道利箭,让蔡荣冲心脏狠狠抽了抽,脸上也隐隐露出惊惧。

   东南军区的司令况且如此,就更别提眼高手低的蔡德江了,他被杨宁这么仅仅望了眼,就立刻有种要抹脖子自杀的冲动,丫的能不能别这么变态?老子到底招谁惹谁了,偏偏就惹上这么一个煞星?

   邵家挺,东南省省委也偏袒,现在倒好,连鹰翼战队也听候的差遣,尼玛,这还怎么玩?

   简直就是没法玩呀!

   求放过!

   眼下的蔡德江,估计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杨宁如此变态,当初就不该一时兴起,跑来凑这热闹。

   说如果他跟杨宁有着直接的矛盾冲突,兴许还不会这么憋屈,可偏偏他没有,只是为了摆场面,或者说是无聊找事打发时间,却没成想,就招惹到这种滔天大祸,这让蔡德江郁闷得都想要寻死觅活了!

   “华政委亲自交代我们,让我们听候杨先生的调派。”见杨宁若有所思的收回目光望向自己,这军人低声说了句。

   华政委?

   臭鼻涕虫,至于搞这么大动静?

   杨宁表面上神色如常,可肚子里却忍不住腹诽,看来这位宝爷估计是清楚自个斤两,所以直接就把皮球踢给自家的叔伯长辈了。

   不过看上去,华家对自己还是很在意的,否则,又岂会滥用特权,专程为了他,私下调动鹰翼战队?

   要知道,每一次调动鹰翼战队,都要写一份详细的报告,将调动的理由、根据以及过程,呈给军部几位大佬审批,然后封存在军部档案库。

   “让我想想,该怎么处理这事。”杨宁嘴角透着一抹冷意,当望向蔡家老少三人时,无论是蔡根生,还是蔡荣冲,亦或者早已吓破胆的蔡德江,心脏都狠狠的抽了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