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_a2057

陈三爷回来后把陈玄越的事跟她说了:“……下午陈义带他去鹤延楼看过了。”

他顿了顿。

顾锦朝很期待地看着他,希望他说陈玄越是个练武奇才,以后会做将军的人。就算不是练武奇才,也应该是天资不凡吧。

陈三爷继续说:“这孩子蛮力大,就是根骨一般。不过只是练来防身的武功,倒是够用了。”

顾锦朝听后有些失望,又问陈三爷:“……没看错吧?”

这说不太过去,陈玄越以后要统帅兵马的人,如果不是习武的天赋好,那他究竟是哪里强呢?

陈三爷觉得有些奇怪,看着她说:“你对这孩子倒是很关心。鹤延楼的都是武夫都是高手,从小就在卖身来的孩子挑人练武,不会看错的。”又觉得好笑,“你在家里这么闲,操心这么多事。”

顾锦朝只是笑笑:“我是觉得这孩子力气大,以为习武一定好呢。要是九少爷能练出一身功夫,就算以后不能像别的陈家子孙通过举业做官,也能在沙场闯一番名堂啊。”

陈三爷跟她解释:“习武要看许多东西,当然他的力气是优势,除此之外还有悟性和根骨。悟性自然不必说,这孩子从小就养得不好,再好的根骨都养不起来。”

又说,“……战场立功哪里有这么容易,陈家没有武官官职荫袭,他要是想入伍,就要先选军丁。就算进了卫所,也可能是做戍守或者屯田。从小旗、总旗再到最后的五军都督府,都要经历数年艰苦。除非是有卓越战功才能更快晋升,不过古来征战几人回,能从战场回来就不容易了,何况还要建功立业……”

陈三爷说完就发现顾锦朝看着自己,他揉了揉她的发,觉得自己跟她说太多了。她也是一片好心,不过这些事未免太残酷了。“你想这些干什么,陈玄越就算以后没有功名,陈家也不会不养他的。”

他肯定觉得自己妇人之见了……

清新气质美女红色长裙唯美动人

顾锦朝看陈三爷继续看书,心里不由得想,这些话听起来确实幼稚了。

但是她知道结果,陈玄越这个人很奇怪。他在四年之内坐到了五军都督府经历的位置上,后来在蒙古大乱中取畏答儿首级,班师回朝之后才加封的左都督,领甘肃总兵衔。不过蒙古大乱是十多年以后的事了,陈三爷已经死了好多年,她也在偏院里数了无数个春秋。

难道真是像民间传说一样,陈玄越在陕西的时候遇到了神仙点化?

顾锦朝不太相信鬼神。

烛火跳动着,顾锦朝给他添了茶水,问他:“内阁还忙吗?”

陈三爷合上书卷,回答她:“内阁倒是不忙,只是最近见皇上比较多。”他说着眉心微蹙,露出沉思之色。侧脸映着烛光,显得十分沉稳。

这是有什么烦心事吗?顾锦朝轻声道:“您原来任侍读学士的时候,不是做过皇上的老师吗。是不是皇上现在学业上还有什么要您指点的?”

陈三爷看着她,有些意外:“你知道我原来做过侍读学士?”

顾锦朝笑了笑:“当然知道,我小时候还读您的诗呢。那时候还不认识您,教我读书的先生是个老儒,很欣赏您的为人,还要逼我背您的诗……我那时候可恨死您了!”

陈三爷长臂一伸,就把她抱到自己怀里。

虽然两个人相偎依,顾锦朝却能感觉到他内心的沉默。

他是那种很能藏得住事的人。而顾锦朝希望他能和自己诉说,至少她了解内阁的事越多,以后保他性命的机会就越大。顾锦朝觉得自己现在还游离在阴谋的边缘,实在是不太好。

至少,她应该弄清楚究竟是谁想害他,又为什么会成功。

顾锦朝还没有问,陈三爷就开口说了:“是皇上选秀女的事。从太祖皇帝那时候起,为了防止皇戚专权,秀女都是从民间选上来的。只有一个人例外,便是当今太妃,长兴候的妹妹。不过先帝当时纳她为妃,是力排众议,而且长兴候又平定成亲王谋反有功,因此如今的太妃当时才能封皇贵妃……”

皇帝现在快满十四了,要不是因为先皇驾崩国事繁重,早就应该选秀女了。

顾锦朝看着陈三爷,他拥着她看着槅扇外的夜色,声音低沉又柔和,叙事清晰而缓慢。

“张大人想让他的侄女进入秀女之列。只要他的侄女成了秀女,入宫封妃就不是难事了。”陈彦允现在也能够看出来,朱骏安面上虽然一心于学业和玩乐。实际上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也有自己的谋算,不过是太嫩了而已。朱骏安这么多次召见自己,那是他心里有点着急了。

“张大人的侄女要是女入宫封妃了,岂不是在皇上身边放了个眼线……”顾锦朝说,脑子里迅速想是否有这次封妃之事。后来他的侄女好像是成为四妃之一的淑妃了。

陈三爷点头。他原来只是把张居廉当初老师,知道张居廉对自己有防备,他也有所保留。

但是现在来看,张居廉野心勃勃不止于此。

他是张居廉的学生,张居廉这么些年也够提拔他。所以他为张居廉做事也没有怨言,就怕迟早有一天,张居廉会算计到自己头上来……

而陈三爷,是绝对不喜欢被人算计的。

“您要做些什么吗?”顾锦朝还是问他。张居廉让自己的侄女去选妃,后果可大可小,不过她身在局外,自然不知道这个妃子究竟有没有起作用,因此不敢妄言。相比才十四岁的小皇帝,她心里更防备的还是张居廉……陈三爷死的时候张居廉来吊唁,她虽然看不出这个一脸平静的人究竟在想什么。但是这个人身上的阴沉让她非常不舒服,张居廉本身也是个权欲很重的人。

从陈三爷对这件事的做法,她就应该知道陈三爷的态度了。

陈三爷摇头:“我什么都不做已经被人顾忌了。我要是再做点什么,就更不得了了。”

就是要放任张居廉的做法了。

顾锦朝叹了口气,陈三爷是在提防张居廉,但并没有想反抗他。毕竟也是他的老师,总有道义二字在。

丫头端了碗川贝蒸梨上来,这是陈三爷回来让人备下的。昨晚她睡觉没盖好被子,有些咳嗽。

整个的梨子挖去梨核,填了川贝、枸杞子、红枣等物,浇了蜂蜜。蒸得梨皮发皱,棕褐色的梨子水都蒸出来了。这梨子香脆可口不说,梨子水也比切块炖的冰糖雪梨更细腻甘甜。

顾锦朝自己身体底子好,觉得咳嗽已经都好了,用不着吃这个。

陈三爷却不依她。舀了梨子水让她喝下:“你睡觉总是不太老实……”

顾锦朝也知道自己睡觉不老实,怀孕之后更是了。原来一个人睡的时候。睡的时候还在床头,醒的时候可能已经睡到床尾去了。和陈三爷一起睡,他晚上要管着自己,但总有管不到的时候。

所以睡时还是分卧的,醒过来的时候却被陈三爷紧紧抱着,这很正常。陈三爷不是故意的。

顾锦朝想了想,跟他说:“不然妾身去睡东次间吧。免得晚上影响到您。”他现在每日都早起,又要忙一整天,晚上再睡不好就不行了。虽然陈三爷看上去还没有精神不济。

陈三爷看了她一眼,直接拒绝她:“不行。”

顾锦朝却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她要是一个人睡,把自己裹得紧紧的,就算是再从床头睡到床尾也没有阻碍,也不会着凉。问陈三爷他是不会松口的,顾锦朝已经打定主意明天就先搬去东次间试睡,到时候用事实说话。

她笑了笑,转移话题:“我今天陪九少爷去外院,他现在住在蕉叶堂,这孩子脾气大……还砸了我好些瓷器。”那些可都是她私库里的东西!

“蕉叶堂……”陈三爷皱了皱眉,“东风馆旁边的那个?”

东风馆就是陈玄青在外院的院子。

顾锦朝点头道:“就是那个蕉叶堂……我今天还在那儿遇到七少爷了。看他近日无事,我还请他教九少爷识字。他倒也没有嫌弃,就应承下来了。”

陈三爷拿着瓷勺的手不由得紧绷。

“你请他教陈玄越识字,他就同意了?”他淡淡地问。

顾锦朝说:“倒也不是,他也考虑了一下。”

陈三爷继续道:“他这个人在这方面脾性很傲,就是玄新想让他教,也求了他好久。四房的几个弟弟他理都不理。倒是和陈玄越有缘了……”他放下瓷勺。怕自己僵硬的表情让顾锦朝生疑,下了罗汉床去多宝阁放书。

虽然知道没什么,但陈三爷忍不住要多想。

他不喜欢顾锦朝私下见陈玄青。

顾锦朝却察觉到他有异样,伸手去拉他:“三爷,怎么了?”

陈三爷回过头已经恢复了平静,淡淡地道:“觉得他近日有些反常而已,也许是娶妻的缘故吧。”

顾锦朝也觉得陈玄青有点反常。原来请他教别人读书还不容易啊,1152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