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_a2054

太子府

朱红的大门,威风凛凛的大狮子,面目温和的士兵守卫!

肃穆又不失温和,森严又不乏低调。

太子府一如太子宗政给人的形象,高贵而又亲和。

此时,小亭之下,宗政手执一杯清茶,看着那花团锦簇的娇花,吹着微微凉风,享受这难得的清静与舒爽。

或许是因京城少了一人的缘故,让宗政感觉今年夏天都变得没有那么炎热了,变得分外清爽。

“殿下!”

一侍卫手里拿着一封信走上前,递到宗政眼前,恭敬道,“殿下,郴州那边传来的信函。”

郴州?

宗政听了眉头不由皱了皱,开口道,“宁脩人现在是不是在郴州?”

“是?”

确定自己没记错,宗政连带的看这封信都不顺眼起来了。

长发大辫子可爱少女温馨私房写真

皱着眉,伸手接过,打开,刚看开头,就……

啪!

将手中信拍在石桌上,冷哼一声,“又受伤!宁侯还真是娇弱呀。”

三不五时的不是受伤了,染病了,就是快死了!

这些年,这样的消息太子不知道收到了多少,从最初的兴奋期待,到现在只剩来气。

一看到这样的消息就一肚子的火气。

看太子脸色难看,心情眼可见的急转直下,侍卫低头,不敢多言。太子的心情,他能理解。

这些年了,宁侯‘死去活来’多少次了,结果却比谁活的都好。反而是太子被折腾的小死了多少回。

如此,除非是看到宁侯的尸体。不然,管宁侯是伤还是病,太子都高兴不起来。

气怒过后,太子又拿起信函,扫了一眼,当看到上面内容,眉头挑了挑,“为保护曹碧锦而受伤?呵……这倒是稀奇了!”

宁脩什么时候也成了那怜香惜玉的人了?

难道宁脩真的对曹碧锦动了真心吗?

确实,给曹碧锦传递书信,送礼物。这些事儿,宁脩之前也没少做。但,这就表明宁脩看上了曹碧锦了吗?

也许,京城有不少人是这么认为的。

可在太子看来,宁脩对曹碧锦根本无心,宁脩做那些事儿,不过是是男人看到美人时的本能在作祟而已。

男儿本色,当看到一朵异常娇艳的花儿,男人想多看两眼,想采摘一下再正常不过。包括他,之前不也对曹碧锦有几分青睐吗?

可很多时候男人对女子献殷勤,心里不一定就是中意。

宁脩应该也是这样,他对曹碧锦,别说珍藏,他或许连私藏的心都没有。

他若有心珍藏,早就把人定下娶进门了。若想私藏,也早已给一个名分,将人抬入侯府了。怎么会只递书信,不提名分,甚至任由他人对曹碧锦大献殷勤。

要知道,就宁脩那霸道的性子,他要是真把曹碧锦当做自己的女人,怎会容许其他男子窥觑。

太子心里腹诽着,若有所思着,静默良久,开口,“派人去人丞相府一趟,去见见曹丞相,告诉他……”

听着太子的吩咐,侍卫眼底神色变幻不定。

***

一身绿衣,长相齐整的丫头,将一碗参汤放到宁侯跟前,恭敬又讨巧道,“侯爷,这是我家小姐亲手煲的汤,您尝尝,看合不合口味儿?”

宁侯听了,看看眼前的鸡汤,却没动,只道,“曹小姐有心了。”

曹碧锦矜持而礼数周到道,“侯爷因我而受伤,我做些力所能及的,也是应当的。”

她为宁侯洗手作羹汤,不过是为了还他一份儿恩情并无他意,更没失了女儿家的矜持。

看曹碧锦依旧是那副那自视甚高,目下无尘,又端庄又矜贵的模样,莫尘眉头不由皱了皱。

宁侯微微一笑,眸色淡淡,拿起筷子夹一口菜,不紧不慢的吃着,并未再说什么。

看宁侯如此,曹碧锦垂眸,掩住眼底那一抹是失望。

她为了他炖汤,她本以为他一定会无比欢喜。没想到,他反应竟是这样的冷淡。

这是为何?

难道是对她已不再喜欢了吗?

想法出,曹碧锦随即否认。不会的,如果对她已不再喜欢,昨天又为何站出来跟那些恶徒对持,极力护她安全,甚至为她而受伤呢?

宁侯如此,定然是因为她过去对他太过冷淡的缘故。再加上,她之前还给他递信,让他不要再送东西给她。所以,他心里有些恼她了吧!

曹碧锦这样想着,拿起筷子,夹一块鸡肉放到小碟子里放于宁侯跟前,声音柔和道,“侯爷胳膊受伤,多有不便,我来给布菜吧!”

“不劳烦曹小姐了!莫尘,江大呢?将她传来。”

“是!”

莫尘领命离开。

宁侯看着眼前饭菜却是不再动,对着曹碧锦,也未再言语。

这显而易见的冷淡,让曹碧锦愈发觉得,宁侯因过去的事在跟她使性子。

“侯爷,可是在为过去的事,对我心有不愉吗?”

曹碧锦这话出,旁边的丫头心头一紧,“小姐……”

“若侯爷真是因我过去对冷淡一事,而心生不愉,那我无话可说。因为,我以为不接受男子的礼物,是一个女子最基本的矜持,也是一个女子该谨守的本分。”曹碧锦仰着那白皙,细长的脖颈,对着宁侯,一脸正色道。

随着莫尘正好走到门口苏言,听到这一席话,看向曹碧锦。此时感觉她身上正散发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

正气满溢,装逼满格。

这是以威武不屈的方式,想让男人认识她有多么的端庄和矜贵吗?

如果是,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撩男人的方式。

就是显的太过假正经了,明明是想勾引男人,却又拉不下脸面。

对宁侯这样的男人,有的时候装逼装的太过了,可能会适得其反。

“来人,送曹小姐出去!”

对曹碧锦的话,宁侯连回应的兴致都没有,直接下逐客令。

察觉到宁侯声音里的凉意,曹碧锦嘴巴抿了抿,心里慌了一下,想再说点什么,但又拉不下脸,最后由丫头扶着,绷着脸起身离开。

“傻愣在门口做什么?看热闹吗?”

听到宁侯那沉冷的声音,苏言抬脚走进去。

“侯爷!”

“本侯没仰头看人的习惯,坐下。”

“是!”

苏言在宁侯对面坐下,望着他,静待他发话。

然,她摆好的姿势,宁侯却好似突然哑巴了,直直盯着她一声不吭。

那眼神……

带着不喜,隐含怒气,点点戾气!

被宁侯用这种近乎天地不容的眼神盯着,苏言后脑勺不由的开始发紧,隐隐感觉到了钢刀架在脖子上的寒意。

被这么死盯着,就在苏言以为宁侯对她又起杀心时,他开口了……

“以为曹碧锦如何?”

苏言听言,正色道,“曹小姐长的很好看。”

这是实话,她没虚言。

宁侯听了,看着她,没什么表情道,“那么以为她为侯府夫人如何?”

“侯爷喜欢就好。”

他要娶谁为夫人,她好像当不了家做不了主,也阻挡不了。

“是吗?只要本侯喜欢就好吗?既然如此,为了本侯的心情和喜好,我想即刻咽气,从这世上消失,是否也愿意?”

听言,苏言没说话。

宁侯看她不言,冷哼一声,随着抬手,手落在她脖颈上。

看着手心里那白净娇嫩,只要他稍稍一用力就能将其折断的脖子,宁侯手指轻轻抚动,似爱抚,又似在思考从哪里下手夺了她小命。

那好似毒蛇在游走的感觉,让苏言很是不舒服,不由抬手握住宁侯的大手。

看着那握住自己手的小手,宁侯也没再动,抬眸,看着苏言,低低沉沉道,“除了苏呆之外!知道本侯为何至今还未成亲,也没有子嗣吗?”

苏言摇头,“不知。”

“因为本侯至今没找到那个我想娶的女人,也没找到那个我希望她为我诞下子嗣的人。”

苏言听了,暗腹:看来曹小姐心眼白使了,宁侯好像没想过娶她。

“苏呆的降生,是我没有预料到的。突然当爹,是我始料未及。但,既然这已是事实,那么……”

宁侯说着顿了顿,直直盯着苏言,带着难掩的恼意,还有被迫妥协的不甘,冷声道,“他既是本侯的儿子,我就绝不会让他沦为卑贱,沦为笑柄。”

“我的子女,生来尊贵,理当尊贵,他们的一生,没有谁能说他们一个贱字!”

“这世上没有谁可以轻看他们,也没有人可以侮辱他们。包括他们的娘亲!”

宁侯说着,握着苏言脖颈的手不由紧了紧,“可做的事,的存在,对他已是一种耻辱。所以……”

“现在,本侯给两条路!”

“一:体面的死去,让他余生不会因为遭受屈辱。二:拿出的本事和能耐,为自己挣一个名分,为他挣一份儿体面。”

“苏言,若真想做一个好娘亲。那么,就应该能知道,得什么名分,关系到苏呆的以后!”

“所以,不要认为本侯娶谁都与无关,也不要再让我看到这幅置身事外的样子。”

“因为是本侯儿子的娘亲,我容忍活着。但,如果连做个好娘亲的上进心都没有。那么,我也就没有留着的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