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_a2054

   本侯心悦于你!

   本侯心悦于你。

   宁侯的话,苏言清楚听到了,却又默默回忆了一下,看是否是自己听错了。

   确定没听错,又仔细的品了一下。

   心悦于你?!这意思是……

   “侯爷,你的意思是……喜欢我?”

   苏言问的不觉有点小心翼翼,脸上是难掩的怀疑。因为昨天晚上在梦里,她还梦到宁侯这狗男人居高临下,一脸讥笑的看她毒发吐血而亡。

   梦境记得清楚,宁侯那张无情,看笑话的狗脸还依旧清晰在。这转脸就听到他说这话,苏言很有理由怀疑,宁侯是不是在盘算什么阴谋阳谋。

   看苏言满脸怀疑的表情,甚至她还仔细瞅了瞅他的头。那眼神……是怀疑他撞到脑袋了吗?

   “不用看了,本侯已经摸过,也确认过了,脑袋上没有包,我没被人打,也没撞到门。”

   “所以,你说喜欢我是真的?”

   宁侯听了,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道,“是真的!”不过,她再问下去就不一定了。

   清新干净美女皮肤白净通透唯美图集

   毕竟,一个女人在他说喜欢时,没有惊喜,只有咦?咦?咦?

   苏言这怀疑他有病的表情,让宁侯觉得自己是真的有病。不然,怎么就看上她了呢!

   不过,不可理喻的事他也做过不少,比如想娶她就是。

   虽不可理喻,但既然摊上了,他也认了。

   可现在,宁侯觉得他妥协的太早了,也许他还应该再挣扎一下。

   再挣扎一下,万一过些日子他想起她,这心里不再烦乱呢!

   “本侯收回刚才说的话。”宁侯说完,起身,大步往外走去。

   收回?

   收回喜欢她?那可不行!

   宁侯这表白,在苏言看来,对她等于是当庭释放。是对她强他之事不再追究的最美宣读。

   马上就要变清清白白的良家妇女了,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侯爷呀!稍等,稍等一下呀!”

   停下作甚?看她那张煞风景的嘴脸吗?

   心里这样想,理智让他不要理会,可脚却擅自停了下来。

   宁侯:……

   这不受控的动作,让宁侯真的开始怀疑他是不是中毒了?若是没中毒,怎么就出现了跟宁子墨一样的症状呢?

   为何言行不受脑子控制了呢?

   听说宁子墨为了不让自己变沙雕,已经自行躲到庙堂了,他想利用佛主的力量,来对抗对苏言那不正经的情愫。

   据说,为了抵制那不该有的邪念,宁子墨每日靠大口吃肉和大口喝酒来宣泄心中苦闷。

   对此,看着那对着自己喝酒吃肉,却还想指望他渡劫的宁子墨,宁侯很想知道佛主怎么想。

   看宁侯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她,苏言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吐出来,看着他,肃穆道,“侯爷,其实我也喜欢你。”

   苏言说完这句话,本以为宁侯会脸色稍缓,结果意外的发现,他脸色好似更加难看了。

   刚才只是面无表情,这会儿那张妖魅的脸都开始讥笑了,“如此,本侯是不是应该感激涕零呀!”说完,拂袖而去。

   那袖子甩的,几乎甩到苏言的脸上了,幸亏她躲的快。

   宁侯袖子甩成这样,让苏言清楚知道她告白失败了。

   她明明说的是喜欢没错呀!她是在表示与他两情相悦呀,又没有拒绝,怎么就惹了他呢?

   难道是她表白的方式不对。或是……

   苏言盯着宁侯那狂霸拽,满身充斥着王八之气的背影,眼睛眯了眯,或许男人刚表白完,接着就变心了?还是突然对她就没感觉了?

   这想法出,苏言望着宁侯背影又吼一嗓子,“侯爷,我也喜欢你呀!真的喜欢。”

   苏言喊的分外认真,却不知这让宁侯更加恼火。

   他耳朵聋了吗?喊那么大声作甚?是为了掩饰心虚吗?

   看宁侯头也不回,当她放屁一样的离开。

   苏言脑子有点懵,先说喜欢是他。然后等她回的时候,却又被拒绝了。

   所以,她今天是被表白了?还是被拒绝了?

   苏言自己有点犯糊涂。

   “娘。”

   闻声,苏言转头,看到呆呆和莫尘,“你们两个没回去……你们俩偷听?”

   “没有,我和莫护卫回了自己院子,刚有些不放心,就又过来了。”

   “是吗?”苏言问着看向莫尘。

   莫尘:“是……是吧!”

   听莫尘变结巴,再看他那闪躲的眼神,苏言抬手在呆呆后脑勺拍了一下,“臭小子!”

   呆呆嘿嘿笑笑,摸摸后脑勺,看看莫尘。

   接收到小公子的视线,莫尘:惭愧,惭愧!都是他不会说谎,害的小公子挨打了。

   “这么说,你们刚才都听到了?”

   “听到了一点。”

   苏言听了,不由撇嘴,哪怕是听到最后一点,也都是正好见证了她告白被拒的画面。

   前世今生,那种心驰荡漾的爱情,苏言都没经历过,也没感受过。所以,刚才一不小心把告白喊的想喊街一样,也不无可能。

   哎!

   没经验害死人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