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5_a2066

他的情绪再也没有遮掩,真真切切地表露出来。

齐老院长怔愣片刻,这才又是一声叹气。

“你嫌膈应又如何,事情已经发生了,能让皇上收回圣旨已不容易,难道你还想让皇上发配陈家么?”

“你一心为民却不愿意在朝中站队,朝廷格局你怕是都不知道,这地方官固然悠哉好当,但你一举一动都在朝廷无数双眼睛之下。”

“有人想利用你、有人想害你、有人想拉拢你、有人想若你不入其阵营就毁了你,只是你有功绩在、有民心和官声在,旁人想动你,也不是那么容易。”

“但若不动你,就只有拉拢你了。”齐老院长说着抿了抿唇,垂眸看着手中的茶碗,脸上尽是无奈之色。

“你在仕途之中,我等在仕途之外,我等不能以之外的心去要求你之中的决定,而你以之中的心,也不能做之外的事情。”

“以前是我等疏忽了,以为你还年轻,又才刚入仕,只要在地方上好好累积政绩就好,等有朝一日去那朝堂时,自然会有进退的经验。”

“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也来得这么突然。”说到这里,他也说不下去了,摇了摇头,便端起茶碗一饮而尽,伸出茶碗,“再来一杯!”

热茶中散发着梅花的冷香,可真是矛盾的滋味,一如此时的他们。

很快就有小厮再次添茶,不是添水,而是重新泡了新的茶碗过来,这小厮不是城守府的,而是云来客栈的,不过茶叶却是城守府的梅花。

当敞亭中只有他们三人时,许先生也嘀咕道:“那些人到底是坐不住了,这是怕子皓功绩稳固,以后更加不受他们使唤,想早早绑在自家船上吧。”

恬静阿伶的凉爽时分

“子皓,你可知陈家背后是哪家么?”齐老院长看了许先生一眼,又看向叶子皓。

叶子皓果然摇头,其实他与在京城里的郑哲煜一直有书信往来,京中大致权势分布,他也是知道的。

只是陈家背后是谁家,他确实不知。

郑哲煜也未站队,为官谈不上功,但也找不着过错,只是他的圈子也不算大而已。

但郑哲煜分在户部,李探花也在户部,同一期的官又有叶子皓这层关系,所以外面的人也可以将他们看作一起的。

但李探花与叶子皓、颜榜眼也是一样心思,初入仕途他们不会急着选阵营,一心做好自己的政绩,而他们自认后台就是当今皇上,他们只忠于皇上。

因此,他们在那些朝堂老臣们的眼中,就是一些初入江湖的愣头青,可以结交,也可以不结交,只要不碍自己的事,都可以不管。

“陈家背后就是户部尚书陈志忠。”齐老院长说道。

叶子皓一愣,惊讶道:“原来陈家不只是商家啊……”

一直以为陈家只是商户出身,正因为宫里陈贵人没有显赫家世,才只是一个贵人,也是生了儿子才晋升为嫔。

嫔在宫中也不算上位,但这次能请来圣旨,想来是皇上有晋升她为妃的打算,需要一个有前途的官做后盾。

可陈家不是有个三品的户部尚书了么?

“陈志忠与这个陈家并不是本家,却攀了本家,每年陈家都要给陈尚书不少亲戚间的孝敬,也是宫里那位在外唯一的倚仗。”

“你的功绩,吏部会知道,户部却不一定晚知道,大约觉得你可以摆弄吧,又或者是别的原因,竟让陈娘娘求到了圣旨。”

“原来如此。”叶子皓嗤笑了一声,却也举一返三有些明白了,“陈家攀上了陈尚书,陈尚书是宫里陈娘娘的唯一倚仗。”

“但陈尚书怕不是一个人,至于他那阵营还有谁,怕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又或者陈家也知道,但咱们还不知道。”

“正是这般,因而,如今你这辞官一出,想必能在朝堂上掀起一场权力洗牌的风波了,保你的不见得是真替你不平,踩你的或许都不认得你。”

“就算你不选边站,那些人也会将你拖进去,成为他们争斗的由头,而你恰好官儿不小、民望更高,算是有功之人。”

“那些造成眼下困局的人,怕是不好过了,而他们要想保全自己,势必就会要将你踩下去。”

“你要有准备,就算你不选任何一边,你也不可能轻轻松松说辞官就当自己已是百姓,圣意尚且难测,何况权臣?”

“我们能做的,就是带领青华州百姓为你上几份万人书,让这里的事情传遍天下,若有人为难你,那就看怎么堵这天下悠悠之口吧。”

“而你要不要为官,要不要留在青华州,你要慎重考虑,我们是希望你能继续留下来,就算要走,也应是升调。”

“多谢师长为子皓指点迷津。”叶子皓抱拳,脸色已恢复平静,甚至有些凝重,但他说出的话却依然毫无波动。

“子皓不会选边站,也不会允许别人将子皓当棋子推来推去玩弄鼓掌,但为不为官,还看朝廷的态度。”

“若朝廷态度不好,子皓不会妥协,若朝廷是真心认可子皓,为官也无不可,但这青华州城守,子皓万万不做了。”

“但凡有些骨气之人,都不要做这青华州城守,毕竟这青华州城守,可是绑着一个急于做平妻的女人呐,呵呵呵。”

叶子皓说到最后不禁冷笑一声,眼中却闪过一抹幸灾乐祸的寒光。

这城守一职,他不但不做,还要搅弄一下膈应下一任,就让那不要脸的陈家也膈应一下好了。

正说着话,盛掌柜来报就在附近的欧阳不忌,欧阳不忌来报叶子皓。

“大人,府学秀才们在外面求见,说……”欧阳不忌语气一顿,目光扫过两位师长,改口道,“说要找你喝酒。”

秀才们找大人喝酒是真,只不过说的是来陪大人一醉解千愁。

“他们知道乔院长和许先生在这儿吗?”叶子皓看着欧阳不忌,猜测他说话突然停顿的用意。

“恐怕不知。”欧阳不忌回道。

“那就告诉他们。”

“是。”

欧阳不忌离开之后,齐老院长和许先生相视一眼,无奈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