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8_a2066

像各种小绣面、帕子、扇子、坠子、珍珠串制的小饰品、积木、七巧板、护膝、袖笼、帽子等,都搁在柜台或后面的货架上。

剩下没有摆出来的物品就在门前摆出了商品价目牌,像绣屏、珍珠大挂件儿、摆饰这样的大小件儿,就收在正院的库房里。

想要买的客人就会被伙计带到库房去挑选,也都摆放整齐,就像延扩出来的另一个铺头,并不影响生意。

但他们还有二层楼,于是增加了布料买卖,现在再逐步增加各款式的男子、女子的成衣来卖。

还有胭脂水粉和金银首饰、样式新颖的珠花、绢花,也都在逐步增加品种款式。

当然这些新款式,也都是叶青凰来京路上琢磨出来的,到客栈投宿之后,得空儿就画,慢慢也累积了不少款式出来。

外人不知道,八珍阁和明珠阁正在共享她的款式,也共用了一家作坊,这家作坊就在明珠阁那边,交给了明珠阁的管事来负责。

八珍阁这边的管事甚至不知道内情,只当是叶大人与明珠阁的交情,通过熟人进货呢。

京城八珍阁经营的生意品种更丰富,是地方八珍阁比不上的,叶青凰觉得,如今他们落脚京城,加之京城本身与地方的不可比性,她自然要重点经营这边的铺子。

地方上只能待明年再陆续完善了。

比如最近增加的不同新款的成衣,还有同样是她自己设计的首饰。

虽然没有大差别,但在细节处还是有着她与众不同的匠心,放入铺面之后生意还不错。

广州短发少女百变服饰潮流前线风格写真图片

但同款首饰在明珠阁依然是生意最好的。

她心里清楚,八珍阁经营的类别太多了,在一定程度上会分散和拉低一些高端产品的档次,但她又不想经营与明珠阁一样风格的铺面,暂时就这样维持了。

时间点点流逝,屋外风雨未歇,屋里一片宁静详和,便是小妹她们也没有过来。

叶子皓看了会儿书,又抬头看了看窗户那边。

窗户早就关上了,只能听见雨水淅淅沥沥地自瓦檐流下,落在台阶外的青石板上,再顺着缝隙淌入水沟里,远远地流去。

水声淙淙,可见雨势之大。

“那年我们在京城里没遇见过这么大的雨吧。”听了半响,他突然开口,声音缓缓的有些慵懒。

“嗯,咱们在路上遇见过,到京城后到是没有了,春雨多。”叶青凰没有抬头,也听着雨声呢,针线未停,声音有些感慨。

转眼就三年了呢,当时小吉祥还抱在手中,好在乖巧好带,不然他们这一路只会更辛苦。

可那时他们一家人向着新的目标前进,一点也不觉得辛苦。

一辆马车,坐了那么多人还带着行李,挤在一块儿也不嫌累,一个多月愣是坚持过来了。

再进京城时,他们已有一支车马队伍,光是行李就拖了好多车,更别说安排宽松的马车了。

真是……今非昔比,可他们现在的好日子,都是他们这三年来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同样不容易。

“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叶子皓靠着床侧看了叶青凰好一会儿了,见她既未抬头看窗边、也未继续纳鞋底儿,一副魂游天外的模样,不由好奇。

“想起了我们当年进京的时候,也曾在这样的雨天里赶路,急着找客栈,可真是辛苦。”叶青凰回过神来,微微一笑。

“嗯,有时这雨一下几天,雨停后还要等路面干一些才能走,不然还怕陷入泥泞更加糟糕。”叶子皓也想起来那时赶路的事情,声音有些发紧。

仿佛又想到了当时的窘境,而今天他从御史台出来,路面上已有积水,马蹄声声,皆是踏着水面跑的。

“你下午还去御史台吗?”叶青凰突然想起来这件事,扭头看向叶子皓。

“不去了,以后每天早上去转转,上午或是再晚一点就回来,天气好就在街上转转,不想转了就回家。”

说起这事儿,叶子皓就掩不住笑容地说了起来。

他们的声音仍是低低的,好在孩子们睡得正香,不会被惊动。

听他得意地说起怎么在林泉岳那边示弱诉苦表担忧,隐藏了他这么做的真正目的,竟然是想偷懒。

叶青凰就有些哭笑不得。

“你想混日子,那些人也巴不得你混日子,你表现越不好,他们越不担心你了,以后也能相安无事吧。”

但叶青凰无奈归无奈,这暗中的小算盘,还是看得出来的。

林泉岳想让陆云诚接自己的位子,谁知半路却跑出来一个强大的竞争者,陆云诚担心前程,林泉岳自然也会为难。

现在好了,这强大的竞争者一点斗志都没有,就没有竞争力啦,以后大家各自安好、该干嘛干嘛,互不影响。

但是林泉岳和陆云诚却忘了,最后决定那个位子给谁的人,是皇上。

而他们也不会知道,有些人可能再不争取,有些事情也是没有退路必须接受的。

只是叶子皓这般消极怠工,若让皇上知道了,又会怎么想?是生气他的故意不上进呢,还是真的开始考虑,叶子皓曾说过的那层担忧?

“管他呢,反正现在我低调一点、消极一点没什么不好,这事儿传出去,说不定还能让人放松警惕呢。”

既能偷懒,又能扮猪吃虎,多好。

他的这层小心思,让叶青凰品出味儿来了,不由失笑,又摇了摇头,叹道:“得罪叶御史,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呵呵,我现在还袖着手呢,等我出手时,他们才是要哭了。”叶子皓得瑟地一笑,眼睛熠熠生辉地看着叶青凰,还眨了眨。

这是在求表扬?

叶青凰想到小吉祥……顿时无语地撇了下嘴,一双眼斜睨着男人,没好气道:“你本事,悠着点儿啊。”

“嘿嘿,放心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就看我心情了。

虽然他并未将后面的话说完,但叶青凰却莫名觉得心里哆嗦了一下。

想着皓哥如今手下有大批可用的暗卫,虽是初入朝堂,但对京城局势却并不陌生,她还真是一点也不担心他的现状。

反而有些同情那些……不,对她男人心怀恶意的人不值得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