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8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付修彦离开后,宋唯一有些魂不守舍,脑袋里不时回想付修彦说的荣景安不好的话。

宋唯一对于这个父亲,依然是没有多少感情,这一点毋庸置疑。

只是在听到说荣景安不好,心里多少有些触动。

在她没有进付家之前,荣景安还不是这样的,也是疼她的。

“人都走了,失魂落魄个什么劲儿?”盛锦森的声音,打断了宋唯一的出神。

她皱了皱眉,望着前方,付修彦的身影已经慢慢消失在宋唯一的视线中,若非手里多了一张名片,宋唯一还以为刚才的巧遇,不过是做梦呢。

她不冷不热地抬头扫了盛锦森一眼,此刻没了跟盛锦森吵闹的心情。

宋唯一转身,朝着马路对面走去。

任性够了,准备回去接受现实,想想,要怎么办吧。

而盛锦森,没有想到宋唯一不吭声直接走了,大少爷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一把抓住宋唯一的手,不快地问:“宋唯一,哑巴了?我再跟说话!”

清纯毛衣女学生唯美私房照

宋唯一恼怒地甩开他的手,“我回去了,别挡路。”

“嘿,态度转变得可真是快的啊。”盛锦森啧啧出奇,正要跟宋唯一理论,突然一辆车子吱呀一下,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宋唯一像是感应到什么一般,抬头顺着声音望过去,后座的车门很快被推开。

而裴逸白,沉着脸从里面下来,一眼就看到到宋唯一和盛锦森。

俊脸上的焦急之色,在看清这一幕后,慢慢被压了下去。

继而换上沉沉的表情,抬起脚步,一点点朝着宋唯一走过来。

宋唯一觉得裴逸白的皮鞋声,仿佛是踩在自己的心尖,有些紧张,心头乱跳。

对于面色冷淡的裴逸白,宋唯一突然生出心虚来。

而她旁边的盛锦森,好整以暇地看着这一幕,眼底压下去的阴郁又浮了上来。

“这不是裴少吗?”盛锦森先声夺人,嘴角扬起笑,意味不明地跟他打招呼。

裴逸白面无表情,视线以宋唯一为中心,眼底只有她一个人的倒影。

对于盛锦森的话,他自然是听到了,不过表情没有任何热络的变化。

也对,裴逸白跟盛振国算是死对头,跟盛锦森虽然没有明面上的来往,但是因为他是盛振国的儿子,可想而知的,裴逸白对盛锦森是不会有什么好感的。

“嗯。”裴逸白只是冷淡地一下颔首,举步间,已经走到宋唯一的面前。

他甚至都没有看盛锦森,大手一抬,直接握住宋唯一的手掌。“怎么出来那么久?”

“我……”宋唯一心虚地抬头,撞入裴逸白漆黑不见底的深邃眸子中,什么解释的话都说不出来。

“有什么话,回去再说。”裴逸白如同没有注意到宋唯一的支支吾吾,轻轻一扯,将她带入怀中。

右臂环住宋唯一纤细的腰肢,这才抬头看盛锦森。

“盛少幸会,不过内人现在不舒服,就不跟盛少多说了,改日再聊。”

盛锦森皮笑肉不笑地点了点头。“原来我这小姨竟然是身体不舒服,怪不得穿着一套病号服到处乱跑。”

而裴逸白,因为他的这句话多看了他一眼。

病号服?

裴逸白若有所思地低头,只看到宋唯一的馒头长发披散在身上,而她格外沉默。

“先走一步。”裴逸白扔下这句话,拥着宋唯一,转身上了车。

而坐在前边开车的王蒙,看到找到人的上司脸色丝毫没有好转,脊背挺得更直,专心致志地开着自己的车。

不过,还是免不了问裴逸白。“裴总,现在是回哪里?医院吗?”

忘了一点,王蒙也算是知道宋唯一“怀孕”的事情,这一次虽然“流产”来得毫无预兆,不过王蒙猜测这估计是一出戏。

对于他们之间的事情,王蒙是不会点评任何话的,只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别了,回家吧。”裴逸白说完,又叫了王蒙停下。

后者不解,抬头在后视镜望着裴逸白。

而他,已经拉着宋唯一下车。

“我自己开,打个车,直接回公司吧。”

“哦……”王蒙点点头,痛快地下来。

冲着裴总现在的脸色,估计一会儿一路回去也不会太轻松,让他先环球,反而是一种解放。

“上车。”裴逸白将宋唯一塞到车上,自己转而进了驾驶位。

之后,他专心致志地开着车,竟然一句话也没有询问。

气氛在沉默和冷淡中,一路度过,直到回到家。

数天之后归来,宋唯一只觉得如同隔了一整个光年。

明明在医院的时候,她无比想念着两人的家,可现在,却有些胆怯了。

进屋,裴逸白松开她的手,拐进厨房,从冰箱里面拿出一瓶冰的矿泉水,拧开瓶盖,仰头咕噜咕噜地喝了大半瓶。

宋唯一只看得到他的喉结随着喝水的动作而不停转动,整体矿业性感,而叫宋唯一生出一股口干舌燥之感。

她舔了舔唇,发觉自己也渴了。

宋唯一也俯身去冰箱拿冰的矿泉水,刚刚拿到手里,却被拧着眉的裴逸白止住动作。

“喝什么冰的?”语气偏冷。

宋唯一下意识手一松,矿泉水“啪嗒”一下掉在地上,只能愣愣地看着裴逸白。

“饮水机里有热水,去喝那个。”裴逸白皱眉,弯腰将地上的矿泉水捡起来,语气却不容置喙。

宋唯一只好拿出杯子去接热水,被屋子里古怪的气氛带动得魂不守舍。

他知不知道,她已经跟他爸爸摊牌了?

知道的话,她要如何解释?

不知道的话,她又该如何解释今天的反常?

宋唯一接了一杯热水,缓缓踱步到沙发坐下,而裴逸白注意着她的动作,也跟了过去。

气氛依旧是沉默加冷淡,宋唯一捧着杯子不说话。

“怎么会跟盛锦森在一起?”裴逸白的声音,打断了宋唯一的沉思,却没有问裴承德的事情,让宋唯一有些意外。

盛锦森……这个名字提起,宋唯一也算是满肚子苦水。

可跟盛锦森遇到,终究是因为从医院跑出来,顿时宋唯一又语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