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7_a2045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司徒月嘟嘟嘴站在一旁,还是没有开口回答爷爷的话。

老者气呼呼地捂着胸口,伸出手指着司徒月说道:“臭丫头,又跟爷爷玩倔脾气是不是?爷爷可告诉,是比那几个不成器的哥哥们聪明一些,而且也会打理生意,但不代表爷爷不敢收拾!”

司徒月依旧嘟嘴皱眉站在一边,她不相信爷爷会让她跪祠堂的。她的记忆里,爷爷对她宠溺的很,跪祠堂那种事情永远只能轮到几个哥哥,从来没有发生在她的身上。

“月儿!”老者正色地看着司徒月,最后语气突然变得有些低沉,“香水合作的事情爷爷已经做出很大的让步,当然那完全是爷爷看的面子,不想让失信于别人,但爷爷从来没有打算,让看上罗天林的儿子!”

“爷爷,我又没说看上他了。”司徒月古灵精怪瞅爷爷一眼,她就知道爷爷不会把她怎么样的,说的话无非就是想唬唬她罢了。

“那给爷爷说说,这报纸是怎么一回事?”老者没想到,自己的宝贝孙女儿,到现在还没认识到错误。

司徒月看了看爷爷,最后缓缓说道:“肯定是王明阳那个家伙给登的,照片也是他偷偷拍的。”

老者听到司徒月的话沉默下来,最后缓缓握紧拳头,“王家的这个小儿做事鲁莽,恐怕只是为了报复,根本没仔细考虑后果吧。这份报纸登出来,不仅会影响汤家的声誉,同样会影响到我们家的声誉,更会影响到的清白,不会告诉爷爷,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清白吧?”

“爷爷,那这个报纸对罗阳有什么影响吗?”司徒月正色地看着爷爷,问出心里的疑惑。

老者差点被气得吐血,他这边担心宝贝孙女的清白,结果人家非但不领情,还去关心别人,于是冷冷说道:“若說真的有影响,那就看汤家会不会退这门亲了。他孤家寡人一个,而且又是个男人,能有什么影响,恐怕还巴不得靠这种事情炒作呢。”

“爷爷,不准您这么说他!”司徒月非常认真地说道,她相信我不是靠这种事情炒作的那种人。

白嫩清新氧气型美女自然甜美写真

“臭丫头,还想造反不成,爷爷说的都是实话。”老者无语地看着这个孙女,苦口婆心地说道。

“爷爷,说汤家可能会跟他退婚?”司徒月突然想起这个,整个人变得纠结不已,她心里清楚我对汤贝贝的感情,知道事情真的发生我恐怕会特别难过。

}更X新,最快上t:

“到底有没有在听爷爷的话,爷爷问的清白怎么办?”老者咳嗽两声,接着指着司徒月问道。

“我当然有听爷爷的话,不然怎么能听到汤家会退婚这一句。”司徒月眨眨眼睛说道,在爷爷面前她向来是古灵精怪的。

“当真是要气死爷爷啊!”老者被气得连连咳嗽。

“好好好,爷爷我不气就是!”司徒月赶紧跑过去帮老者拍后背,边拍边说道:“爷爷,我想去H市给汤家解释一下,顺便给汤贝贝表个态,这样至少能把他们夫妻之间的误会解开,我心里会好受一些。”

“想都别想,什么好事都做尽了,那自己的清白怎么办?”老者推开司徒月的胳膊,正色地问道,“怎么不懂得关心一下自己呢?”他忽然觉得这个宝贝孙女好傻,在感情方面连商场万分之一的精明都达不到。

司徒月还是靠近老者一些,非常认真地说道:“爷爷,我不是不担心自己的清白,但我知道爷爷比我更担心,所以魔都这边就交给爷爷了!”

“月儿,以后在再算计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把爷爷也算进里面啊?”老者苦笑着说道,自己这宝贝女儿太精明了,已经猜出他会全力解决的,所以才一点不担心。

司徒月鬼灵精怪一笑,爷爷对她什么模样她清楚的很,才不会被几句表面严厉的话唬住,于是拉着爷爷继续请求,“爷爷,那H市的事情,您看……如果您答应的话,月儿处理完事情回来好好陪几天,如果您不答应的话,月儿以后就不会来看了!”

“臭丫头,这是和爷爷说话的态度吗?”老者脸色比较难看,最后还是叹口气,“如果要爷爷选的话,那爷爷还是选回来看我吧。”

“耶!”司徒月兴奋地跳起来,但很快正色下来,“爷爷,您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去魔都呢,就是想替罗阳和汤贝贝这对未婚夫妻解开误会,毕竟事情因我而起,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嘛,恐怕也不想看见孙女,成为破坏别人婚姻的罪人吧?”

“希望真如自己所说,别是因为对那小子有感情才去的吧!”老者正色地看着司徒月,他知道就算他不答应,她还是会偷偷跑去魔都的。

与其让她悄悄跑过去,倒不如顺其自然,这样还能换来宝贝孙女长时间陪伴,何乐而不为呢?

“爷爷,还不相信月儿的话吗,月儿说什么就一定是什么!”司徒月嘟嘟嘴说道,她不想爷爷再继续多想。

老者给司徒月一个打住的手势,接着说道:“得得得,爷爷现在还真不敢随便相信,因为竟然算计爷爷。”

“爷爷,月儿能算计到,还不是因为爷爷疼月儿吗?”司徒月静静地靠着爷爷,这个老人是全天下最值得她去依赖的。

老者无奈地笑笑,然后摸摸司徒月的额头,轻声说道:“月儿,爷爷也只是一个提醒,罗家那个小子虽然优秀,但他未必是适合的,懂爷爷的意思吗?”

“我懂的爷爷,人家都有未婚妻了,我不会再去痴心妄想的!”司徒月静静地说着,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至于心里怎么想的恐怕只有她自己清楚吧。

老者微微摇摇头,最终叹息一声没说话,他这个时候也不能再强求什么,也强求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