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5_a2047

() 刚才还杀意无限的紫眸青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又开始看着云轻言温柔地笑了起来,

“我本来是想利用陛下的灵魂,打开深渊之门获得力量的……

可是,谁叫我还是不舍得呢。”

他冰凉的指尖触及云轻言脸上的皮肤,让她身体瞬间泛起了鸡皮疙瘩。

“白商说的,斩炎背叛我,想利用我获得深渊之力,其实是假的。

真正想获得深渊之力的人,是你?!”云轻言双目炯炯盯着疆无涯,因为喉咙受伤,声音非常嘶哑,但眸光却十分明亮。

疆无涯微微支起一只手,偏着脑袋看向她,“陛下真聪明。

当年,我为了导演那一场戏可是废了不好功夫呢。

不过,看到陛下亲手用他送您的长枪贯穿他的心脏,当时我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笑得开心,俊美的脸更加妖异,惊心动魄。

云轻言一巴掌狠狠打向他的脸,像是愤怒到了极点。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酥胸美腿玉娘娇羞迷人

疆无涯不闪不避,硬生生抗下这巴掌。

就算没有力量,云轻言这具**也是龙族级别的强悍,再加上愤怒至极的心情,直接在那张白皙的脸上留下了一个红色的掌印,看起来分外骇人。

只是打完之后,身体便传来一阵疲惫的力竭。

疆无涯也不疼,他伸出殷红的舌尖轻轻舔舐了一圈干燥的唇瓣,纤长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笑道,“陛下可真不留情。”

他就像是一只精分的野兽,时而疯狂暴怒,时而微笑温柔。

此时,正是处于他的平静期,只是那双幽紫眸底不断暗涌的光,证明着眼前的人情绪并不怎么稳定。

所有躁狂阴郁被束缚在笼中,挣扎着想要脱笼而出。

他将云轻言失去力气的双手轻轻放在被子下,“陛下,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说罢,便也不管云轻言是否答应,开始缓缓述说起来,那声音低沉而轻缓,他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好像真的只是讲一个有趣的故事。

“从前,万灵之界的苦池之中,生长着许多被视为天地至洁至圣之物的苦海青莲。

它们生来纯净,天生圣体,能辟邪祟、净污秽。

后来,苦海青莲中悄然长出了一朵金莲,净化之力远在青莲之上。

金莲吸纳天地混沌灵气,产生灵智,成为了天地间第一株化形木灵。”

疆无涯指间轻轻敲着床沿,眼眸低垂,长长的睫羽掩映下一双诡紫的狭眸。

云轻言双拳握紧,那金莲,不正是那颗古树所说的他们的皇吗?疆无涯是古树的皇?

“他一个人过的寂寞,便用灵力,帮助苦池周边灵物开启灵智。

成为了木皇。”

“后来,有人误闯进万灵界,他知道了,在万灵界外还有其他世界。

他决定出去看看。”

疆无涯眸中荡起了某种波光,清浅地看向云轻言。

“刚到圣元大陆,他只觉得这里气息斑驳混乱、不及万灵界灵气纯粹浓郁,令他不适。

他没有姓名,只是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看着芸芸众生的一切。

直到……他遇上了一个人……” 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