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森林边缘。

   一株返魂杨下的空地间。

   五个穿着龙皮猎袍的身影正分成两排,安安静静的盘腿坐在雪地里。郑清在前,其他四人在后,坐在距离他们队长一步开外的地方。

   他们身上穿着的那些龙皮猎装就是辛胖子之前一直念念不忘的猎队装备,花费了宥罪猎队一大笔队费,将原本就因为开店而捉襟见肘的猎队资源消耗了大半——倘若不是郑清可以为大家准备符箓、胖子可以帮忙调配必须的魔药、长老能从他哥哥那里讨要一些二手工具,那么这次冬狩,宥罪猎队不需要出发便可以宣告任务失败了。

   宥罪猎队五位猎手对面,则一一对应,坐满了几排颜色不同、大小各异的鼠狼。作为此次宥罪猎队猎区被重点标注的危险生物,这些看上去有些小巧的鼠狼们似乎并没有猎委会下发的文件中所描述的‘穷凶极恶’。当然这也不排除大家相由心生,或者被某位不自觉的甲方影响了综合判断能力。

   而位于那些鼠狼前方正中央的白鼬脑袋上,还坐了一只赭色斑皮的鼠状生物。

   也就是肥瑞。

   此刻已经是下午三点钟左右的时间了。

   第一大学一年一度的冬季狩猎活动,也已经进行了大半天的时间。眼瞅着距离第一天的结束还有不到半天。只需要熬过两天类似这样的剩下的日子,再将学校安排的猎物如数上缴,那么参加冬狩的年轻巫师们每个人都将收获一笔数目客观的学分奖励。

   但很显然,那种可以预期的未来与宥罪猎队已经没有丝毫关系了。

   因为宥罪猎队中出了一个叛徒。

   他们的队长大人,第一大学著名的梅林勋章获得者,九有学院的公费生同学,竟然与他们的猎物有很深的交情!

   男人的最爱绝对诱人

   简直就是一出八点档的狗血电视剧。

   “为什么学校不能安排一些野妖给我们狩猎呢?!”张大长老坐在雪地里,十根指头分开,插进他那短短的头发间,用力挠着头,满脸颓废,语气有些绝望“怎么看现在都是打不起来的情况啊!我的学分!我的未来!……如果是野妖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尴尬的情况了吧……”

   “这可很难说……我对你的意见持保留态度。”辛胖子捏着下巴,用一种深思熟虑的语气提醒道“就咱们队长给我的感觉,假如某一天他给我们引见一位堕落巫师,然后笑嘻嘻的介绍说‘这位是我的老朋友,一头不吃巫师的好巫妖,请大家多多关照’之类的鬼话,感觉完不会出乎我的意料诶。”

   “毕竟缺乏传统的巫师教育,对于妖魔的认识不够深刻。”迪伦一针见血的评价道。

   “真是一些单纯的孩子。”坐在旁边的萧笑对于众人的讨论嗤之以鼻“学校没有给我们安排野妖,只是因为这里还属于学校附近。如果沉默森林边缘出现一批不受控制的危险生物,那么不论是贝塔镇的居民还是第一大学的学生,都会受到生命威胁,这不是闹着玩的。”

   “况且,这个世界大得很。这个世界上也并不仅仅只有巫师与妖魔。除了妖魔之外,猎手们还有无数可以猎取的猎物……就像那些征战新世界的猎队,他们绝大部分的对手都是那些异世界的土著,而不是与我们同出一源的妖魔们。”

   “如果你们的目光自始至终都仅仅局限在妖魔身上,那么我可以断定你们还没有成长为一个合格的猎手。”

   “卧槽,你这话说的,怎么那么像我大哥!”张季信夸张的侧过身子,脸上露出一副见鬼的模样。

   萧大博士垂下眼皮,没有搭理他。

   郑清并没有参加同伴们热切而低声的讨论。此刻,他正坐在其他人前方,板着面孔,一脸严肃的看着一步开外的肥瑞。

   肥瑞则箕坐在白鼬脑袋上,百无聊赖的打着哈欠,看上去似乎随时都能睡着的模样。倒是它屁股下面坐着的那只白鼬,自始至终都表现出一副勤勤恳恳、认认真真的态度,似乎比它们的扛把子更可靠的样子。

   “你不觉得应该说点什么吗?”眼瞅着那只肥鼠就要睡着了,郑清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肥瑞稍稍打起一丝精神。

   “说什么?”它眯着眼,挑起一个眼皮,用一副勉强的语气哼唧道“说为什么我们要坐在这片冰天雪地里发呆?我可是知道你们猎队有一个温暖的安小屋啊,为什么我们不能去屋子里坐着,喝杯热茶聊天呢?在雪地里吹冷风,可不是正经人家的待客之道!”

   虽然它现在的这幅模样看上去有点萌,但那口惨烈的公鸭嗓子却将这一丢丢萌点破坏的一塌糊涂,让任何人都升不起亲近之心。

   公费生自然也不例外。

   “我们不是正经人家,你也不是客人。”郑清果断拒绝了肥瑞的想法,同时提醒道“我的意思是说,难道你不觉得应该说一下为什么会住进我家里?还有你是怎么来布吉岛的?或者说一下你们怎么成为冬狩的狩猎目标?”

   “没心情,”肥瑞撇撇嘴,懒洋洋的说道“我现在只想躺在暖和的屋子里,喝口热乎乎的奶茶……如果有回字集的干果炒货当奶茶伴侣就更妙了。”

   听到回字集三个字,郑清愈发肯定了自己心底的猜测——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在家里谈论过书店发生的任何事情。这样一来,肥瑞从何得知回字集,就值得商榷了。

   “吃了十几年鼠粮,原本一直以为你的胃口很单纯。”年轻的公费生用讥讽的口吻说道。

   “那是你笨,跟我没关系。”肥瑞立刻晃了晃小爪子,撇清了郑清话里话外的意思“至于胃口嘛……我的胃口一向很简单,有条件的时候,奶茶能喝、干果能吃、你给我来一打麻辣小龙虾也完没问题的;而不讲究的时候,树皮挺筋道,石头挺磨牙,有时候来两根钢筋,嘎嘣嘎嘣咬着吃,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鼠粮?小意思啦……营养丰富,口味丰富,颜色也丰富……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比吃钢筋好多了。”

   郑清咬咬牙。

   这就是他讨厌巫师世界的地方了。

   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一件很魔法的事情发生在你的面前,打碎你固有的想法,而你还无话可说,只能被动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