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

   砰!

   砰!

   震撼人心的枪声不断响彻,每一次响起,都会带走一个人的生命。

   而这些人,无一列外,都是段毅光的同伙。

   有人是因为秦风出现的位置被误杀,有人是被秦风拉起来但防弹盾……

   即使段毅光手里拿着枪,可整个现场,却始终都被秦风一个人操控着,对秦风来讲,段毅光的每一颗子弹都没有浪费。

   而对段毅光而言,却是每一颗子弹都让他痛不欲生。

   从未有过的心境让他陷入痴狂,疯狂开枪下,没一会儿的功夫,子弹便被打完了,而他的这些兄弟,也都一一死在他的手上。

   再度扣下扳机,没有子弹的手枪打了空气枪。

   段毅光绝望了。

   秦风再次出现在他面前。

   妩媚性感百变女郎

   “杀了我,你这个变态,快杀了我!”

   段毅光抬手对秦风打了好几次空气枪,最终无果,源自灵魂的无力感让他歇斯底里的嘶吼了起来。

   “杀人是犯法的,如果我杀了你,那和你还有什么区别?”秦风咧嘴笑了笑:“今晚你杀了这么多人,很快,法律就会制裁你了。”

   说完,秦风转身便走,洪五也跟着他离去。

   段毅光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充斥在这座码头的血腥味,让他双眼猩红,却又寸步难行。

   他知道,他走不了了。

   枪声响烈,即便这码头无人问津,也肯定有人听到报警了,不用多久,警察就会来到现场,而他这个受了重伤的杀人犯,也是注定在劫难逃。

   “为什么会这样?”

   段毅光脸色苍白,逐渐冷静下来的他,感觉今晚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匪夷所思无法相信。

   黑虎堂一流高手云集,在那年轻过分的男人面前,联起手来,居然也是溃不成军。

   那家伙,连子弹都能躲?

   这得多么难以置信的速度?

   他是怎么做到的?

   青红会,为什么会有如此可怕的男人?

   警笛声响起。

   段毅光惊醒过来,看着遍地的尸首,看着自己手中牢牢紧握着的枪,终于绝望苦涩一笑,捡起地上的匕首,一刀捅进自己的心窝。

   ……

   白家私人医院的一间重症病房中,白城神色萎靡的躺在病床上。

   天将破晓,崭新的一天马上就要到来,白城却是到现在还没睡,时不时的看两眼自己的手臂和废腿,苦笑自嘲。

   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在羊城叱咤风云的他,竟是会被一个出身平凡甚至低贱的拾荒之后,废了一只手和一条腿。

   医生说,他的手臂能治好,但往后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隐疾,每逢冬天便会时常剧痛难忍。

   而他的这条腿,因为骨骼粉碎可怖,膝盖处几块关键的骨骼,竟是被摧毁成数十之多的骨头碎片,已经完没有了治愈的希望,能做到不截肢治疗,便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

   往后,白城,等同于瘸子!

   敲门声响起,一个黑衣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白城眉头动了动,声音低沉:“怎么样了?”

   “失败了。”黑衣人沉声道:“黑虎堂一流高手齐齐出手,结果还是没能拿下他,刚刚我们的人去看过,南城码头出现了警察,他们正在收拾段毅光等人的尸体。”

   “什么?”白城惊愕。

   黑衣人叹了口气:“那秦风的实力,或许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更加可怕,依我看,大少还是先不要急着报仇了,来日方长,等我们彻底调查清楚他的底细,再找机会出手也不迟!”

   “混账!”白城闻言大怒:“想让我忍气吞声等机会?绝不可能!秦风那臭小子废了我一手一脚,我恨不得他现在就死!”

   黑衣人欲言又止,面露苦笑。

   所谓忠言逆耳,以白城现在偏激的情绪,他要是再多说下去,恐怕秦风还没死,他这个心腹倒是要先走一步了。

   “愣着做什么?等着给我送终吗?还不去找人?”

   白城狠狠的朝着黑衣人扔了枕头,气急败坏的怒骂道:“滚!给我找杀手,找最好的杀手,我就不信,这天底下就没有人能宰了秦风那混蛋!”

   “是!”

   黑衣人忍着憋屈离开病房。

   房门关上那一刻,黑衣人听到白城那怒兽暴吼一般的疯狂声音。

   “秦风!秦风!我要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

   在白城躺在病床上,滔天恨意无处发泄的时候,蒂花苑别墅中的李秋雪,同样已经一宿没睡,哭干了眼泪,心中无数委屈和自责无处安放。

   这个夜晚,她已经给秦风打了无数通电话,从来不喜欢主动联系别人的她,或许这辈子拨出去的电话,都没有这一个晚上来的多!

   让人绝望的是,尽管她手机都快打到没电了,秦风始终都没有接电话。

   “秋雪,不要难过了好吗?时间会证明一切的,如果秦风真的在乎你,即便你冤枉了他,他也迟早会回来的,你在这里折磨自己又是何苦呢?”

   陪了李秋雪一宿的林静,望着后者那无比憔悴的脸蛋,不由心疼劝慰道。

   李秋雪苦涩一笑:“他不会回来了。”

   林静:“……”

   好不容易憋出几句安慰话的她,再次不知道说些什么,毕竟她这安慰的话,也是有些强词夺理的味道,根本没有依据可言。

   这种冤枉,那可是直接影响到了秦风的自尊心,以自尊心对男人的重要性来看,即便秦风在乎李秋雪,恐怕也是不愿意回来了吧?

   毕竟,以他那深不可测的各种本事,还要超高的智商,不论走到哪里,都足以混的风生水起,说句难听点的,李氏集团的那点资产,根本就不足以让他动心!xdw8

   对有能之人而言,钱,似乎从来都是最信手拈来的产物……

   “不管怎么样,你先睡一会儿吧?哭了一宿要是还不休息,你这身子骨可就要垮了!”林静想了想又说道:“秦风的事情就交给我了,我保证,在你醒来之前找到他!”

   李秋雪没回应,也没上床睡觉。

   林静急坏了。

   却在这时,楼下忽然传来了秦风的大叫声。

   “老婆,天亮了快起床!你亲爱的老公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