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被人冷落,白天羽并没有因此而感到生气,不管怎么说现在这里的生意实在是太好了,人家忙碌也是正常的。只不过,这种看不起人的态度,略微让人感到有些不爽。

   “先生,我们今天人有点多,招待不周请多多谅解,想喝点东西随便看看吧。请问是喝果汁、咖啡还是纯净水?”就在白天羽感到有些小失落的时候,忽然一个好听地声音响起道。

   白天羽连忙转身一看,只见一名带着眼镜的,看起来十分文静的女孩销售员拿着一些资料站在白天羽的身后说道。

   “哦,谢谢,给我来杯纯净水就好了。”

   “好的,请稍等。”

   说着,那戴眼镜女孩就跑过去,帮白天羽接了一杯纯净水端来。然后递给白天羽一些资料说道:“这里是我们楼盘今次销售的几个火热户型,想看一下,若是有相中的,可以了解一下。”

   白天羽随意翻看了一下手中的楼盘介绍,然后好奇地问道:“看的样子,也是这里的销售人员?”

   眼镜女孩不好意思地说道:“嗯,我是今年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做销售员才做了几个月,有些手生。可能会给介绍的不是很好,希望别介意。”

   白天羽看了一眼四周的情况,只见一些顾客来来去去,依旧有不少的人在现场。便随口说道:“可是,那些销售员一看到都不理睬,因为我不是一个有钱人。他们都去招待那些看似很有钱的家伙,为何不去招待那些人?”

   眼镜女孩连忙说道:“可能是因为我对业务不如他们熟练吧,所以那些客户我根本就抢不到。再怎么说,我们做服务业的,来者都是客,既然来了,我自然是要热情招待啊。”

   “喂,经理,们这里的别墅我们确实相中了。不过,我们想要这个位于花园喷泉的第一套,们为什么不卖,难不成是看地理位置好,所以想要坐地起价吗?要不开个价,我现在就要了,加价也无所谓。”

   那销售经理连忙陪笑着说道:“这位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这栋别墅是我们老板特意交代留着的。好像是有一位顾客已经订下了,我做不了主啊。”

   纯白唯美系丸子头少女图片

   “做不了主?告诉,不管是谁订下的,那也不算是购买,我现在就要了,给们老板打电话,我要来,让他开价吧。”

   说话的是一对中年夫妇,男的穿戴一身休闲,带着黑墨镜,拿着一个手包。身旁的女子,也是穿着一身华丽的裙装,穿金戴玉,手中挎着一个LV包,两人一看就是暴发户。

   今次江南城开发新房产,两人一心想要选购一个房子最好,最上档次的房子。

   销售经理依旧是客气的解释道:“这位顾客,真的是不好意思。这栋别墅,是我们老板亲自给一位姓白的客户预留的。现在那位姓白的客户还没有来,所以我们暂且无法擅自对这栋别墅做主。”

   白天羽就在旁边,听到那销售经理的话后,当即冲着对方开口说道:“这是们老板给一位姓白的人预留的吗?我就是姓白。”

   听到白天羽的话后,那销售经理和中年夫妇,扭过来看了白天羽一眼,眼神中同时充满着嘲笑之意。

   中年男子一阵冷笑道:“就还想来这里买别墅,真是拉低这江南城的档次。”

   销售经理也是对着白天羽不客气的说道:“我说这位先生,我们这里今天是正式售房,如果买不起的话,请不要来这里捣乱好吗?没看到我们正在工作吗?”

   说着,销售经理对着正在招待白天羽的那个戴眼镜女孩说道:“雯雯,给他介绍完,如果他不要的话,就去招待其他客人,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也不看看的业绩,这一连几天才销售了多少套?我看这个月末又是垫底成绩,还想要被扣罚绩效奖金的是不是。”

   叫做雯雯的戴眼镜女孩,连忙冲着经理微微一颔首道:“是,经理。”

   随即,那销售经理,引着那中年男子向着模拟楼盘其他地方走去说道:“来,大哥、大姐,我可以给们介绍一下这几套户型。们看这几套别墅,无论是户型还是位置都很不错的,也算是我们江南城的最为火热的好房子。”

   看到这一幕,白天羽默默地掏出自己的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随着电话打通之后,白天羽平静地说道:“许叔,我已经到了,人就在销售部,不过这里人很多,好像很忙的样子。”

   “哦,天羽来了,稍等我几分钟,我就在这附近,马上就到。”

   “好的,那我在售楼部里等着。”

   约莫三五分钟左右,忽然两个人影慌慌张张地跑过来,正是许飞和杨晓兰夫妻二人。

   如果换成是别的人,许飞夫妻两人绝对不会这么慌张。但白天羽可以说是许飞的救命恩人,医治好了许飞的耳朵,并且还帮助许飞处理了新江南城小区的风水问题。

   自从那一次白天羽当众识破骗子大师的鬼计后,亲自帮助许飞找到了问题所在。事后,许飞的事业一切顺利,工程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之前受伤住院的工人,也都很快地康复出院。

   对于这一切,许飞全认为是因为白天羽的帮助,才使得自己的生意如此顺利。

   许飞和杨晓兰两人一出现在销售部,顿时销售部的人,连忙撇下自己的客人,朝着两人走来。

   为首的那名销售经理,更是冲着许飞毕恭毕敬地鞠躬说道:“许董,怎么亲自来了?现在正是销售的高峰期,今天来的客人不少,房子也卖的很火热。”

   许飞没有理会对方太多,而是扫了一圈说道:“我的那位贵客人在哪里?”

   “许董的贵客?”销售经理等人顿时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许飞说的是什么意思。

   “许叔,我人在这里。”

   就在这时,忽然顾客休息区的角落里,一个人人影站起来,冲着许飞挥了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