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象李运和小响所言,那这样的阵法级别之高无法想象!

   李运小小年纪,又何德何能可以拥有如此超级阵法?!

   不过,回想自己与他接触以来,李运的所作所为,让土昭德心服口服。

   在毫不相识的情况下,就送出救命丹药,可以说,光凭这一点,就足以让他为之投身为奴。

   但李运根本不把这大恩放在心上,反而对他礼敬有加,而且还送上更多的丹药,以及道果道肴,让他不致于空手返回族中。

   除了此次耗费巨资传送他回去,还答应帮他照顾自己遗留在大泱帝国的后裔,甚至还帮自己找到一个儿子…

   “天哪…再这样下去,恐怕不投身为奴都不可能了…”土昭德暗自念叨着,心中有无限感慨。

   传送阵光影婆娑,忽然一顿,缓缓打开一道光门,显得无比高远神秘…

   “前辈,线路已经定好,请吧!”李运说道。

   “好…运尊…我一定会很快返来,不知到时该如何寻你?”土昭德嗫嚅道。

   “这个…若是我在此界,你回到此界,我定可发现你,但若是我在灵界的话…”李运沉吟着。

   “不知你何时会去灵界?”

   雪花散落少女发间户外好欢乐图片

   “具体也很难确定!这样吧,反正我也不是很着急去灵界,为防万一,这里有我三张信符,若是你回到此界三日内都没有得到我的信息,那我肯定是去灵界了,你就用这信符与我联系即可。”

   李运掏出三张界符,交给土昭德。

   “这样就太好了!”

   土昭德接过界符欣喜道。

   辞别李运和小响,他很快进入光门,没过一会,随着一道白光闪过,就被传送阵传了出去。

   “大人,你真的就这样让他走了?!”小响讶道。

   “人都走了,你才说这话。”李运笑道。

   “哎呀,大人,小奴不是一直在努力说服他投入大人门下嘛!”

   “你用心良苦,大人我自然是知道的。”

   “其实,只要大人将自身的道韵露一露,他哪里有什么抵抗力?胜过小奴说上千句万句!”小响嚷道。

   “你?!我总不能见谁就脱吧?这样简单粗暴直接可不是我的风格…”

   “这个…大人说的是,岂能让人随便就沐浴大人的道韵之光?就算他是龙尊也不行!”小响媚笑道。

   “呵呵,你的努力也不会白废,已经在他心中埋下了种子,说不定他下次来就会认主的。”李运微笑道。

   “哦?大人真的如此认为?”

   “不错!看得出土昭德此人不象一般的龙族,极为重情重义,就连龙族都不承认的孽子他都关怀备至,甚至打下一个江山让他们不断传承。在他陷入绝境下,我如此待他,以他之性情,必定感恩无比,更何况还有丹药的因素,他此番回去后,肯定可以发现我给他那些丹药的重要性,如此一来,投身为奴以获得丹药来帮助垚龙族渡过难关应该是他的第一选择。”李运分析道。

   “哈哈,大人说的太有道理了!看来小奴又能多一个龙尊小弟啦!”小响兴奋道。

   “还没兑现,别高兴得太早!对了,还要去大泱帝国看看…”

   李运抛出星运旗舰,带上小响和范剑,向大泱帝国方向飞驰而去…

   “小星,那个大美帝国的女皇有何动静?”

   “大人,此女现在似乎特别享受当女皇的滋味,正在皇宫内大宴群臣呢!”

   “哦?”李运微怔。

   一名拥有真凤血脉的凤女跑到人间来当女皇,这一出玩得还真够有趣,当听小星说了之后,李运都忍不住想去看看了。

   “最近她除了打下几个邻国之外,还派人去各地天机阁和天机殿去购买信息…”

   “什么信息?”

   “好象是在查找大人你的下落…”小星说道。

   “不是吧?”李运又是一呆。

   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确实如此!其实不仅是这个凤女,小奴还发现最近此界各地多了不少凤族之人,都在暗中查找大人的下落。”

   “什么?怎么会这样?!”李运惊道。

   “大人怎么忘了?!”

   “忘了什么?!”

   “上次我们凤域之行,小轩把你的作品当众展示,结果惹得凤族精英部落下凤泪,其中还有穆清、白丹和广辉三名散仙,这为大人招惹来的麻烦肯定不会少,现在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晕…”

   听小星一说,李运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当日在紫金凤殿看到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推荐: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惊人情景,当时,五大散仙带着一大帮凤族精英,到紫金凤域找凌云轩,目的是为了看他收藏的自己的作品,当然,其中还有黄乙邈和王怀旭二人竞争要收凌云轩为小奴的风流韵事。

   可以说,祸端在那时候就埋下了,虽然小轩后来转移了一下目标,但肯定有人会想到来此下界寻找自己,这就难怪近段时间这里会出现大批凤族了。

   “奇怪,其他人暂且不说,这个凤女当日肯定不在紫金凤殿,怎么也会来凑热闹?”李运反应过来说道。

   以他的神识之力,当日在紫金凤殿中出现的人一个个都记得清清楚楚,这个凤女肯定不在,而且看她的年龄和修为,在凤族中最多就是十来岁而已,比萱凤还要小!

   “的确如此。或许她是大人的崇拜者吧!小奴相信,现在灵界之中一定有大批大人的粉丝,要知道,大人还没露面,光凭十几幅字画就让五名散仙和大批凤族精英落泪,此事只怕在灵界都快传疯了!”小星乐道。

   “这…看来去到灵界,我最好还是变化一下形象好一些…”李运叹道。

   “大人也不必如此紧张,灵界认得大人的人绝对不多,有仙袍罩着,不会有事的。”

   “但愿如此!”

   星运旗舰悠然而飞,乘风破浪,划过道道彩虹佛光,让李运的心情也逐渐平静下来。

   神识微扫,不禁轻叫一声:“咦,小贱的容貌变化了!”

   小响连忙看去,发现一旁的范剑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身躯雄壮许多,原来白白胖胖的躯体现在变得肌肉虬结,体毛如乱草一般,再看其相貌,还颇有几分与土昭德相似,整个颜值和气质大幅提升!

   “哈哈,这小子现在还变得很象龙族了!”小响乐道。

   “看来他现在体内的龙族血脉已苏醒,面压过了人族血脉,才会变成如此模样…”李运笑道。

   神识探查范剑体内,发现其躯体的坚韧程度大增,甚至隐隐有龙鳞的影子了。

   “如果这样发展下去,只怕不用多久,他的体内还会出现内部空间…”李运震惊道。

   “大人,这是一定的!那些孽子都是如此,特别是前面一二代的孽子,体内都会出现空间,不过,大约四五代后,随着血脉的稀释,这种情况就会消失。”小响说道。

   “原来如此。”

   “他们只是混血儿嘛,不是纯种龙族,不过,一代的孽子如果被唤醒龙族血脉的话,还是很象龙族的,一般来说,我们并不会做此事。”

   “却是为何?”

   “唤醒他们的龙族血脉需要消耗自身体内的血脉之力,而且还必须是那个作乱者亲自施为才行。要知道,龙族一次作乱所产生的孽子不知会有多少,如果都去唤醒他们体内的血脉,就算把他榨空了也不可能。这一次,如果不是范剑已投入大人门下,土昭德才不会去做此事。”小响说道。

   “这…”李运一怔。

   没有想到原来土昭德唤醒范剑体内的血脉,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

   而且,他大病初愈,就消耗自己的血脉之力来唤醒范剑的血脉,足见其至情至性!

   “看来小贱的运气还不错!”

   “哈哈,他跟了大人,这才是他最大的运气!”小响媚笑道。

   两人说了一阵,星运旗舰来到了大美帝国都城上空,李运打出数面光幕,映出其皇宫内的盛大场面。

   只见这里装饰得金碧辉煌,张灯结彩,火树银花,好一派节日的热闹氛围!

   宴席上美食美酒,美器美乐,美人美舞,美得让人以为这里就是人间天堂!

   宫内的官员们个个盛装,脸上泛着谄媚的笑容,不停地向皇座上的女皇敬酒献礼…

   再看那个女皇,长得那个美呀,真叫人不想再挪开眼睛一下。

   小响看得眼睛都直了,惊叫道:“不可能,怎么可能?!”

   “什么不可能?”李运奇道。

   “她…她怎么可以长得比天凤还美了?!”

   “哈哈,这有什么不可以?再说,美这东东是比较虚的,所谓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各花入各眼,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美嘛!”李运大笑道。

   “虽然如此,但是…她确实比天凤还要美一些…”小响嗫嚅道。

   “不错…这确实有点意外,天凤乃是小轩孕育的女儿,而小轩是凤界最帅的,虽然天凤比小轩逊色不少,但在凤界也是出了名的美人,很少有人能比得上她了。这个女皇嘛…容貌与天凤相比略有不如,但气质却要强出许多,她的美是发自内在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