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运适时地转移话题,询问冰岚族的大族长令寒。

   令寒在一旁早就听得如痴如醉,忽然被李运一问,不禁呆了呆,反应过来,连忙与另外几人商量,商量的结果是让其他族人返回族中,而他们几个族长则舍不得离开星运一号,要留在这里与大家一起,拯救界树。

   当然,他们心中明白,拯救界树这样的行动还轮不到他们来出力,所以,他们赖在这里只不过是想多开开眼界罢了。

   冰岚族久居南极,对外界之事了解不多,修炼水平也不算太高,经历了此次危机之后,令寒等人意识到本族实在太弱,而且虫虫的风险仍在,现在好不容易抓住李运和此间众多大能这根救命稻草,必须好好把握机会才行。

   这些人都是活了不知多久的生命了,这点见识还是有的,所以他们选择留了下来,就算李运要赶,那赖也要赖在这里。

   李运当然不会赶他们走,听他们提出这个意见后也不拒绝,说道“各位想要拯救界树,晚辈当然是欢迎的!现在就从附近的界树开始吧…”

   他心念微动,缓缓收起混沌阵法,众人往外看去,只见外界渐渐恢复一片清朗,天空有点点繁星,星晖照映,极光飞舞,把夜空渲染得如梦如幻,这才是此时南极最美的景色!

   回想起先前虫虫大军压境的场面,众人都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心中有无限感慨…

   若非李运,现在这里只怕是一处人间地狱吧?哪有可能欣赏到这般美景?

   “嗖”的一声,星运一号骤然加速,往前方飞去…

   舰桥空间处大摆宴席,庆贺这场大胜!

   嘉宾阵容颇为强大,真阳族、仙人、散仙…就连黄乙邈、令寒这样的人物都沦为末尾作陪的角色,豪华得实在太不象样!

   和你有做不完的事

   大运宫的小兄弟小姐妹们见到这样的场面,心中油然而生一股自豪之气,他们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可以与这样的人物同席而坐,同席而食,同席而言,同席而乐…这样的经历简直连做梦都没有想过,但现在却已变成现实。

   而更让他们感到自豪的是,现在大人李运的实力在不知不觉间已达到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竟然在一天之内就捕获了十几万魂族之人,二十几万魂族灵魂,四十亿魂虫大军,还解救了二十多万名冰岚族人!

   这样的手段堪称通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让那些真阳族人和仙人都叹为观止,无比景仰!

   如此梦幻般的成就大大刺激了这些人的神经,一个个激动得脸色通红,兴奋不已,大呼小叫着,对他们来说,今天这个经历就是他们今后最好的谈资,回到大运宫里简直可以炫耀得不要不要的…

   “小运,你先前不是说等有空了就叫那个凌道子出来吗?象他这样聪明的人,姐姐我都等不及要看看他了!”晚珠仙子品了口道茶,满意地说道。

   “凌道子…确实还在忙!现在需要定位那些界树,安排好路线,而且还要处理抓到的那些俘虏…”李运说道。

   “原来如此!”晚珠仙子有些遗憾道。

   赤焰笑道“仙子这么想见凌道子,难道是听说他长得极俊么?”

   “什么?不是啦,我哪里听说过什么了?只是象他这样的聪明人,是一定要见见的…不过,他真的长得很俊吗?”

   “很俊!”

   “咯咯,有我们阳哥和欢哥这么俊吗?”晚珠仙子揶揄道。

   “这个…应该比他们要俊一些吧!”赤焰肯定道。

   “什么?这怎么可能?!”晚珠仙子惊讶道。

   “怎么不可能?”赤焰奇道。

   “哎呀,我们真阳族人可是这片世界最美的种族了!阳哥和欢哥在我们族中可是有名的小美人,所以说,他们属于美人中的美人,你们那个凌道子再美,也不可能比他们还美吧?”晚珠仙子娇笑道。

   赤焰微怔,揶揄道“仙子这么说,我是不是可以认为真阳族人很自恋呢?”

   “你?咯咯,说的好!说我们自恋嘛,其实也没错,因为美人嘛,一般都较为自恋,象我们射阳叔就很自恋,他可从来没有看上过哪个人,只爱他自己…”

   射阳叔一怔,哼道“你和小赤说着就行,扯上我干嘛?”

   “咯咯,师叔可是我们族中的大美人啊!我就不信凌道子能比你还俊了!”晚珠仙子笑得合不拢嘴,浑身媚力四射,辐射力极强,把舟中其他人迷得神魂颠倒,眼睛都快看直了…

   事实上,象晚珠仙子这么自信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五名真阳族人颜值惊人,在这里简直就是众人聚焦的焦点所在,其他美人在他们身边真是要黯然失色,也没有他们这么温暖可人,他们就象一颗颗散发着热力的明珠,让人忍不住就想亲近一下。

   所以,刚才晚珠仙子说真阳族人是这片世界最美的种族,绝对没有言过其实,而是恰如其分。

   赤焰心里虽然承认此点,但无论如何也不能被她给比下去了,而且本来他就觉得凌道子的确比他们都要俊一点,于是坚持道“射阳叔当然是极俊了!不过,凌道子嘛,的确还是要更俊一点,不信的话,等他出来你们就知道了!”

   晚珠仙子闻言一怔,有些不淡定了,惊讶道“真的?他真的比我们射阳叔还要俊?”

   “这个…如果仙子不信我的话,可以问问我家大人!”赤焰说道。

   晚珠连忙转向李运,问道“小赤说的是真的?”

   其他真阳族人也紧紧地盯着他。

   李运听着有趣,觉得赤焰说的没错,真阳族人真的很自恋,听到有人比他们美就有些紧张受不了,不禁笑道“你们别信小赤的话了!他就是逗着你的…”

   “咯咯,我就说嘛,哪里有人能比我们射阳叔还美了?!小赤你真是说得我都感到有些不自信了!”晚珠仙子笑靥如花,心里一块大石落了地。

   “大人?”赤焰一怔。

   李运一边安慰着赤焰,一边招呼道“仙子说的没错!象射阳叔这样的美人,岂是凌道子比得上的?能赶上他一半就不错了!来来来,让我们为射阳叔的光临敬酒一杯!”

   “敬射阳叔!”众人齐齐唱道。

   射阳叔看这场面,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脸上绽放出迷人的笑容,举杯道“多谢大家!干了!”

   “干了!”众人一饮而尽!

   宴席在进行,李运却听小星说道“大人,偷渡通道处最近出现不少仙人,似乎是来灵界找我们的,他们的目的多是容宝城!”

   “竟有此事?!”李运一怔。

   “估计是受到上次棋赛和赌局的影响,都想到山海棋轩来看看吧…”小星猜测道。

   “这个可能性当然是最大的!”李运赞同道。

   “还有其他的可能性,比如,与文蕙仙子、文青、年伦等人相关的人物。”

   “哦?你发现什么了?”李运急问。

   “有几个人来到灵界后就发出了仙符,已被地网截获,信息显示正是他们背后的人物。”小星说道。

   “看来他们都有些着急了…”李运暗笑道。

   “嘿嘿,他们已经好久没有收到信符,双方处于失联状态,不着急是不可能的!”

   “但他们都是在棋赛之后到来,难道也与此有关?”李运思索道。

   “有关!因为大人在讲棋时,讲棋堂的情景是向仙界同步直播的,这些仙人都在里面同时出现,一定是被他们背后的势力看到了!”小星说道。

   “是哦…”李运恍然道。

   以上次棋赛在东宸仙界的规模和传播力度,这些势力之人有很大的几率能看到这一情景,而且,他们本是不同势力之人,文蕙与文青之间还是相对敌对的关系,他们出现在同一个地方观看棋赛肯定会引起那些人的怀疑。

   特别是他们的父亲,商王和贵王,如果看到这一情景,难免会心生疑义,肯定会派人来调查一番。

   “大人,还有一个人,颇为特别!”小星又道。

   “怎么个特别法?”

   “此人来了之后本也没有引起小奴的注意,但后来小奴发现,在此人周围,总是会若隐若现地出现几个人,象是一直在跟踪着他…”

   “跟踪他?难道是要对他不利?”

   “非也!那几个人的做法有点象天机殿的调查人员,基本上都是在刻录此人的行踪和言谈举止,似乎一点都不肯放过,小奴怀疑他们就是仙机署的人!”小星猜测道。

   “仙机署?那岂不是元一的手下?”李运一怔。

   “不错!可以看出那些人的行动是经过严格训练出来,是极为专业的调查人员,而不是一般势力派出来跟踪的。”

   “倘若如此,说明此人极有价值,才值得仙机署一下子派出几人跟踪,还跟到了灵界!”李运判断道。

   “正是如此!后来小奴仔细观察此人,发现他应该在乐道方面有极高的成就!因为他在住店、闲逛、游玩之时,都能随意制作出不少乐道作品,其中道意颇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