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做好人,谁愿意做一个坏人?

   如果能做英雄,谁又愿意平庸无奇?

   如果。

   这世上有太多的如果,却没有一个如果,值得一个人去过多设想。

   所以妖姬也没有太煽情,深深鞠躬后,很快便又站了起来,眼角的泪光敛去,丝毫不后悔,也并不觉得内疚。

   她对不起此行的太虚门众人,但却很对得起太虚门。

   如此,足矣。

   而秦风瞧着妖姬那肃穆行礼的样子,则是微微怔然,继而不由笑了起来:“在大多数人眼里,你似乎是个很无情歹毒的女人。”

   妖姬闻声回神,转头看了秦风一眼,嫣然笑起:“事实如此呀,难道你觉得不是?”

   秦风饶有兴致的看着妖姬道:“你希望我说是,还是不是?”

   妖姬愣了愣,旋即眯起眼睛,尽是妖娆:“你对我的评价,哪能按照我希望的来?自然是你心里如何觉得,便如何说咯?”

   “在我看来,不是。”秦风摇了摇头。

   大眼小辫子美女午后治愈系写真

   “不是?”对于这个答案,妖姬似乎有些意外,怔怔的望着秦风好半晌,最后又笑了起来。

   只是此刻的笑容,看起来没有那么妖娆了。

   虽然在笑,但却很僵硬,因为此刻的她,尤其认真。

   妖姬尽可能的掩藏自己的认真,深深的望着秦风笑道:“为什么这样觉得?”

   “因为这样觉得,所以这样觉得。”秦风凝视着妖姬的双眼,脸上的笑容缓缓敛去,取而代之的,却也是一种肃重、认真。

   他说道:“与其说你冷漠无情又歹毒,不如说你比其他人更加具有使命感,更加不在乎世俗的眼光,超脱世俗,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反倒是那些指责你、批判你的人,其心可诛。”

   气氛,忽然间有些沉闷、僵冷。

   荒原草地上,孤男寡女,隔空对视,在安静之中,仿佛有好几个瞬间,已是如同知己一般了解对方。

   又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是同一类人。

   他们都不是什么伟人,却也远远谈不上恶人,善恶难分。

   他们也不在乎世人对他们的评判,究竟是善还是恶。

   他们只在乎自己所在乎的。

   为了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他们可以与全世界为敌,可以不择手段丧心病狂。

   正如秦风,为了守护心中挚爱,可一人一剑,屠尽苍生,也不会有半点不忍或怜悯。

   又如妖姬,可以为太虚门的未来,背叛同门,亲手残害同门,有些内疚,却丝毫无悔。

   不同的是,秦风可以为小爱,舍弃世间之道义。

   而妖姬,则是可以为了仙门之大道,痛斩今日之小道。

   但本质上,却又是相同的。

   很复杂,但也很简单……

   许久。

   妖姬莞尔一笑,美眸玩成月牙状,波光粼粼的望着秦风道:“小相公,你是在夸奖我吗?”

   “那要看你怎么理解了。”秦风轻笑道:“如果你觉得超脱世俗是件好事,自然是夸奖,如若不然,那就是相反。”

   妖姬看着秦风咯咯直笑,没有再说什么。

   只是看待他的眼神中,似乎又多出了几分更深沉的味道,令人捉摸不透。

   抿了抿嘴,妖姬忽然道:“我想知道,为什么在那种风暴之中,你不惜重创,也要救下我。”

   “既为盟友,岂能不同心?”秦风笑道:“我看到了你的诚意,所以我很清楚,如果没有你,太虚门和我就注定为敌。”

   妖姬黛眉微蹙,目露探索的望着秦风道:“当真只是因此?”

   秦风耸了耸肩:“不然呢?”

   “不然……”妖姬错愕了一下,美眸中不着痕迹的闪过一抹失落之色,笑容也是变得有些尴尬奇怪:“不然我还以为,在这之中,你多少有点怜香惜玉呢!”

   “怜香惜玉?”秦风不由笑道:“我早就过了那个人生阶段了,现在的我若是怜香惜玉,不知道哪天就要死在你这样的女人手中。”

   “说的也是……”

   妖姬笑着点头,很坦然大方,只是那妖娆的笑容,看起来却再也没有那么洒脱自然了。

   是啊!

   像秦风这样的人,妻妾成群,每一个都是如同安知雅那般,千古无双绝美惊艳,天天醉卧美人膝的人,怎么可能怜香惜玉?

   美人,他早已麻木,美色,也没什么诱惑力。

   再美,还能美的过他的那些美女夫人么?

   妖姬摇了摇头,将自己的思绪从低落中拉回,抬头看了秦风两眼,继而露出标志性的妖娆笑容:“也算是有惊无险,我们今日的合作很愉快,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要不……我以身相许好了?”

   “这光天化日之下,天为被,地为席,山顶还有我的老婆徒弟盯着看,未免有些不妥。”秦风皱着眉头想了想,接着咧嘴笑道:“不过要是找个合适的小树林,倒也不是不可以。”

   “色胚!”妖姬没好气的嗔怪道:“你不会真把我当做那种不正经的女人了吧?”

   “在我眼里,没有哪个女人是绝对的不正经,又或者是绝对的正经,区别只在于对待什么样的男人。”

   秦风一本正经的说道:“对我而言,像你这样的女人,多多益善。”

   “贪心。”妖姬撇了撇嘴道:“你怕是还不知道我的厉害,若是真的展开拳脚,我一个,恐怕就能让你对女人产生恐惧了。”

   秦风摇了摇头,微微仰头望天,寂寞如雪:“我另一个和你有些相似的老婆,也经常对我说这种狂妄之语,而实际上,她却每次都要带上我另外一个老婆合力对付我,目前……我战绩全胜。”

   妖姬:“……”

   秦风眯了眯眼,肆无忌惮的在妖姬身上打量了几眼:“你若不信,大可试试。”

   “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妖姬幽幽的望着秦风道:“说起来这么吓人,谁还敢跟你玩啊?”

   “那就改日再说。”秦风笑道:“眼下,我看还是让我检查检查你的身体先吧。”

   妖姬俏脸泛红:“不说好了以后再说?”

   “想什么呢?”秦风汗颜:“我的意思是检查检查你的伤势,两次的风暴冲击,你不需要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