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魔节是巫师们的传统节日,一般在冬至后一百天,清明前一周举行。按照这个标准,今年的禁魔节是在三月二十八日,距离现在还有三个星期,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也就是说时间还很充裕,郑清有足够的时间来为这场踏青做心理准备。

   与之相比,渐渐步入正轨的日常学习给他的压力更大一些。

   也许学校觉得同学们已经度过了大一第一学期的适应阶段,也许是因为再过不到半年就要进行的升级考试,还有可能是学生社团之间的矛盾让教授们觉得大家时间过于充沛。

   总之,第二学期刚刚开始两个星期,郑清就感到了巨大的学习压力。

   一方面是学习内容的变得更加艰深,比如魔咒学、魔文学等科目开始脱离实际的咒语等内容,讲授一些非常理论的东西。对于大部分人,包括郑清来说,这类课程比催眠咒还可怕。更可怕的是,上课的时候稍稍一走神,教授后面讲述的内容就完听不懂了。

   另一方面,课外的任务也变得更加繁重了。开学不到一个月,同学们已经收到了三篇论文、四篇实验报告、九份试卷以及若干课后习题——最令郑清后悔的,是他选修的鱼人通用语,开学第二周就布置了一篇鱼人语的课文要求篇背诵,以至于他在宿舍种喇叭花听录音学习的时候,被暴躁的团团挠了好多次。

   简直是魔鬼。

   当然,与其他同学相比,郑清还算幸运的,因为他在符箓学方面的造诣深厚,张讲师已经没有更多东西可以教给他了,所以郑清可以将这门课的许多精力转移到其他方面。

   比如占卜学。

   就像姚教授之前梳理魔法本质时提到的那样,广义上,占卜学是对维度的线性解析;狭义上,占卜学是对特定维度‘时间线’的分析。

   大学一年级,郑清等人能够接触到的都是狭义占卜学,以及与之相关的实践方法。诸如烟雾占卜术、塔罗牌解析、星象占卜以及他们下学期正式开讲的‘趋势占卜法’,等等。

   身材火辣女孩运动装活力写真

   “道理我都懂……但是为什么要带周记?”郑清坐在座位上,晃了晃手中的笔记本,对于易教授的要求大惑不解“讲道理,我们上的是占卜课而不是开班级例会吧!”

   “这是易教授要求的。”唐顿抱着记事板,站在公费生身边,探着头看向郑清手中的笔记本“所以说,你带了周记本,对吧。”

   时间已经到了三月三日,这是第二学期开学第三周的星期二。

   与上学期相同,周二上午,是一节占卜课,上课地点仍旧位于教学楼东附1001教室。

   早上八点一刻钟,距离上课还有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教室里已经坐满了学生。只不过大家并没有熙熙攘攘着交头接耳,而是纷纷收声埋头,或者写作业,或者在补觉。这让门后面的简笔画小人异常失望。

   它一直指望这些上课的学生给它带些乐子。

   作为天文08-1班的班长,唐顿向来是教授与同学们之间的纽带。教授有什么命令需要传达给学生,学生有什么需要反馈给教授,大都通过唐大班长居中练习。

   就像今天这堂占卜课,易教授在上课之前要求所有学生将他们的‘周记本’带到课堂上,所以在上课前,唐顿逐人确认,确保大家都把本子带了过来。

   所谓‘周记本’,就是入学第一天,姚教授要求所有人每周都写的札记,内容涉及日常生活、心情、感想等等。最初一段时间,老姚还曾要求部分学生上讲台朗读他们的周记。

   这一要求一直持续到现在,每个例会都会检查——就在上周末,因为忘了写,郑清还在例会之前疯狂补写了一篇。

   看到唐顿伸过来的脑袋,郑清扬起手中的笔记本,嘟囔道“带倒是带了……但你还没跟我说要这东西干嘛。”

   “据说跟今天要学的新占卜术有关,”唐顿抓着羽毛笔,在记事板上打了个对勾,然后转身向下一位同学走去,临走前他提醒道“关于这点,你可以问问博士呐?他应该知道吧。”

   郑清闻言,歪着脑袋瞅了萧笑一眼。

   萧笑翻了个白眼,哼道“不清楚,懒得说,别问我……你就不能做个课前预习吗?”

   郑清胡乱的翻了翻手边的《基础易学·大学一年级(下册)》,看到上面那些复杂拗口是术语、大篇的文字解释以及令人眼花缭乱的图表,立刻重新将课本合住。

   “唔,不急不急……总之,教授马上就会告诉我们的。”他用一种严肃的口吻解释着自己的行为。

   萧笑非常努力才忍住没把手中的笔记本糊到郑清脸上。

   郑清这一次的预测非常准确——也许这是他为数不多能够精准预测的事情——上课后,易教授很容易就提到了周记的作用

   “就像我在最初给你们上占卜课时提到的那样,任何一种占卜,都需要占用海量的信息资源作为燃料。而今天你们即将学到的‘趋势占卜学’,所占用的资源就来自于这些周记。”

   教授走下讲台,站在李萌桌旁,顺手拿起小女巫那本粉红色的周记,然不顾李萌发白的面孔,只顾按自己的节奏上课

   “什么是趋势?”

   “趋势就是事务发展的方向。只不过这个方向不够明朗,还很模糊,具有易变性、不确定性……听起来是不是很耳熟?”

   “非常正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占卜学其实就属于研究‘精确趋势’的学科!”

   “以往我们学习的占卜术多倾向于精确占卜,多倾向于为其他人占卜,或者为某些事情占卜。但趋势占卜法不同。”

   “趋势占卜法,主要适用于巫师对自身前程的占卜,而且这种占卜属于模糊占卜,巫师只能从这种占卜法中获得大致运程,很难精确到某件事、某个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