妍淑听后虽然疑惑但是还是很担心的问,“他跟你说什么了吗?是不是又一直纠缠你了,如果是这样,我让你哥立马过去!“

   雪儿俏丽脸蛋布满无奈,妍淑姐姐反应比自己还紧张,无奈苦笑淡淡的说:“倒没说什么,我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他,我们之间不可能的!韩宣旭还说不该听他爸妈以老婆为主,我也没理会,等失去了再去珍惜有用吗?“

   曹远修很是奇怪的说:“你今天回家的消息没人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呢?你有没有想过?”

   雪儿听了这话脸色变得特别难堪淡淡的说:“我想过呀,也在想是不是他太无聊了,天天来这守株待兔?难道他还在我身上装了定位?

   曹远修听了之后很是认真淡淡的说:“这个可能性是有的,你现在去车里翻看一下有没有多什么东西,尤其后备箱你不常用的地方都检查一下!“

   雪儿听了这话立刻下楼去车里查看,雪儿在车里足足翻了半个小时,在后备箱的皮垫子下发现了一部儿童手机,并且还连着充电宝,雪儿把儿童手机拿到房间里直接给妍淑开了视频淡淡的说:“翻了半小时啥也没发现,就发现了一个这个儿童手表?”

   妍淑一看儿童手表心里就特别气说:“傻妹妹,你知不知道你一直被人家监视呀,儿童手表定位可比其他的定位系统都好用,他还真是有心机!”

   曹远修看到儿童手表也是满脸的黑线气呼呼说:“别说,这人还真是敢想,脑洞真大居然把儿童手机放在你车里,什么时候放的你自己都不知道吧?“

   雪儿尴尬无奈的说:“我哪有那么多心思去想他对我怎么样,当时他对我挺好的,我也没想过他会做出伤害我的事,不过以前每次他都出制造出偶遇的情况,估计和这个有关系吧…“

   妍淑听了雪儿分析跟是认真说:“这个可能是有的,韩宣旭看不出来心机如此深沉!”

   雪儿听到这话气恼的说:“还好我已经拒绝他了,在小区门口看到他的时候,我就纳闷我这刚到家没多久他就来了,原来他一直都知道我的行踪,他也知道我在哥哥那边不敢去,怕哥骂他打他吧!”

   曹远修一听这话即尴尬又气恼的说:“我看他是做贼心虚,这样的男人还真是令人无法理解,说什么都不能与他有在往,如果是他再继续骚扰我们都不在身边,直接报警你们已经分手还一直在纠缠于你,属于骚扰!”

   倩影薄纱美女洱海续清纯写真

   妍淑也很赞成处理当时淡淡的说:“是呀,这样的情况得好好的处理,不能给他任何看到希望的机会,他这样的男人心思太阴毒了,居然在你的后备箱里藏着一个儿童手表天天监督你,看你都干了什么随时随地都能查到,太可怕了!”

   雪儿俏丽脸蛋此时此刻已经黑的快要滴出墨水来了气呼呼的说:“这件事完全可以说明他对我的不信任,毕竟我离过婚的女人,在他心目中心里的天枰已经开始偏向他的妈妈的看法了,所以在我的车里做这样的手脚,不管怎么说,我不需要一个不信任的老公,夫妻之间需要的是相互信任!”

   妍淑满脸的笑意盈盈淡淡的说:“对,这样的人不需要,但是我想问一下他现在还在吗?”

   雪儿无奈看了一下无奈的苦**呼呼说:“在呢,你说我要不要下去把事情说清楚,直接把儿童手表扔给他,我看看他什么表现!”

   曹远修淡淡的说:“既然他不愿意走,你就把儿童手表拿给他吧,告诉他你已经知道他做的一切,如果以后想要知道自己的行踪,不要这么偷偷摸摸的可以打电话问,但是以后他也没这个机会了!”

   雪儿听后很是认真淡淡的说:“嗯嗯,不管怎么说我也要录个音留个证据对不对?万一到时候他在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怎么办?我手里有证据他也不会乱来,哥我待会给你打电话你千万要接听,保持安静,听听他到底会说什么!”

   妍淑笑呵呵说:“放心,我们在家里全部保持沉默,一点动静都不会弄出来的,我和你哥这边也录音备份!”

   雪儿戴上口罩武装完毕之后又出门了…韩宣旭看着雪儿走过来满脸笑意的说:“雪儿,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在外面吹冷风,咱们回家好好说吧!“

   雪儿漂亮脸蛋带着肃杀,眼神里布满冷漠淡淡的说:“韩宣旭不要跟我说这些话,什么叫我舍不得你吹冷风,我现在恨不得你被这风刮走,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韩宣旭听了雪儿的话,抬头看了看发现雪儿的看自己的眼神充满怒火有些心虚小心的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这么不友好?”

   雪儿二话没说直接把儿童手表丢给韩宣旭怒气冲冲说,“韩宣旭,你好好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宣旭看到手表那一刻愣了一下,心里也明白雪儿为什么这么生气了满脸的不以为然淡淡的说:“你不会就是因为这个跟我分手的吧,我当时也只是天天担心你在什么地方,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我没有其他的恶意就是担心你而已!”

   雪儿俏丽脸蛋冷嘲热讽尴尬无奈苦笑淡淡的说:“你是真的担心我,还是怕我在外面给你戴绿帽子不相信我,因为我的工作需要和很多异性接触,所以你担心的不是我的个人安危,而是我有没有给你戴了绿帽子?有没有和其他人暧昧不清的关系!”

   韩宣旭听了这话脸色变得很是难看无奈的苦笑说:“我担心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惦记难道错了?“

   雪儿满脸的气恼说:“你担心这个没错,但是你用错了方法,我们俩可以心平气和的把这个问题谈清楚,还有我从来没想过和别的男人有什么瓜葛,如果有的话你觉得还能轮到你吗?“

   韩宣旭突然无奈有些蛮不讲理的说,“谁让你现在这么优秀,有房有车还有个公司,这些东西谁不怀疑来历,你才多大?“

   雪儿听了这话气恼说:“韩宣旭,别人不知道,你难不知道吗?按照你这么说,我是不是与我接触的这些客户或者供应商都多多少少保持暧昧不清的关系呀?“

   韩宣旭听了这话特别气恼淡淡的说:“有什么关系?我觉得也没啥关系…但是觉得你们的关系,有时候真的让人无法理解!你为什么对他们眉开眼笑的,为什么对我的时候没有呢?”

   雪儿听了这话更是气恼,觉得韩宣旭真的是不可理喻淡淡的说:“人家过来谈生意的给我送钱来了,我当然笑脸相迎了!我和你在一起也开心的笑了,但是我不能一直笑呀,我在外边也遇到过苦难,也有自己情绪,可是你关注过我了吗,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不笑?“

   韩宣旭脸色很是气恼满脸的歉意淡淡的说,“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说不定我不会帮你?“

   雪儿漂亮脸蛋布满黑线气呼呼说:“我怎么让你帮忙?自己在律师事务所的工作都不稳定,我只是想让你好好的把工作稳定下来,不想给你添心思,等你给我一个美好的未来,可是你给的我是什么?完全的不信任,还有你爸妈的瞧不起?这样的老公受我无福消受!“

   雪儿看着韩宣旭手里的儿童手表笑呵呵说:“这个东西你好好保管,说不定以后给自己的老婆用!“

   韩宣旭听后很是无奈苦笑说,“难道我们就没有机会了吗?”

   雪儿郑重其事淡淡的说:“韩宣旭,年二十九我去你家的时候就已经表明态度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以后麻烦你少来打扰我,还有如果真的再有下次来打扰我,影响我的正常生活,就别怪我请警察叔叔来解决问题了!“

   韩宣旭听了这话脸色变得很是难堪无奈说:“雪儿,有必要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吗?难道做个朋友还不行吗?“

   雪儿听了这话笑呵呵说,“我的字典里没有前男友做朋友的想法,我的认识的男性当中要么是合作伙伴,要么是我老公,如果这两者都不是的话,还留着干什么,来打扰我的生活?“

   韩宣旭听了这话脸色变得很是难堪,也不管什么了气呼呼说:“雪儿你还真是令人高看了呀,要不是看着你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而且还有这么好的经济条件,我会追你个二手货,既然如此大家以后就再也不要联系了!”

   雪儿对于韩宣旭说出什么难听了的话不在意,但是最后一句话总算松了口气淡淡的说:“好!那么以后不要联系了!“

   韩宣旭听完之后脸色苦涩气呼呼说:“我的东西要怎么办呢?”

   雪儿满脸的冷笑淡淡的说,“你的东西能丢的我都丢了,不能丢的我已经收拾起来,准备快递到你家的,既然你在我就把他拿给你!省得我快递费了!“

   韩宣旭满脸的尴尬说,“好,你拿给我,我自己拿回去,用不着你费心费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