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此刻李昌霖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也能够从中猜测到一些事情来。

   当即李昌霖一个心急,冲过去就左右查看小樱和奶奶的情况。

   “小樱、奶奶,们没事吧?赶快让我看看。”

   小樱奶奶见状,连忙一脸愧疚的说道:“昌霖啊,这孩子终于来了?哎呦,让看到这一幕,真的是很不好意思呢。”

   然而,小樱此刻是对李昌霖一脸疑惑地说道:“昌霖,怎么这个时候就来了。如果要是按照我昨天坐车的时间,应该是在中午的时候,才能够到站的啊。究竟是怎么来啊?要知道从京城到我老家,可是只有这一班火车啊。”

   李昌霖连忙对着小樱解释说道:“是师父和梦瑶姐陪我一起起来的,我开的是师父的车。他们在知道这件事后,非要跟着一起来说,说是要作为我的长辈,和奶奶见面的。”

   “组长和梦瑶姐都来了?”

   再听了李昌霖的话后,小樱显得颇为惊讶,忍不住一阵惊讶,没有想到居然会连自己组长也来了。此刻小樱的内心里,也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振奋。

   “哼,小樱,给我听好了。既然不愿意答应的话,那就赶快把我的钱还给我,然后还有刚才打伤我儿子头的事,这件事我们不可能就这样轻易算了,要给我儿子赔钱。要不然的话,我可是要报警处理的。”

   就在此时,只见一旁吴耀生,突然冲着小樱这边开口喝道。

   听到那个声音后,小樱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而小樱的奶奶,也是显得颇为尴尬。

   只见奶奶强忍着站起来,对着吴耀生就是陪着笑脸说道:“大队长啊,看小樱她不懂事,刚才是因为冲动才动了手,可不要放在心上啊。要是报警的话,那小樱的人生就完了啊。”

   短发清纯妹子文艺范写真

   吴耀生要的就是这种情况,在看到小樱奶奶那紧张的样子。吴耀生继续冷笑道:“哼,们看着办。不想要我报警的话,就赶快把钱赔给我。除了之前们家欠我的钱,这次小樱打伤我儿子的头,至少要赔给我儿子两万块钱。”

   一听说吴耀生要自己包赔两万块钱,小樱的奶奶,顿时吓了一跳,忍不住开口道:“啊,这要两万块钱啊。我看小樱出手也不太重啊,至少擦破了头皮,并没有什么大碍。只需要用碘酒擦一擦消消毒,包扎一下就可以的,不会太贵的。”

   吴耀生当即怒声喝道:“哼,个老太婆知道什么。我儿子可是很娇贵的,以为是那一把老骨头的命吗?”

   听到吴耀生的口气后,李昌霖顿时大怒,当即‘噌’的一下站起来,对着吴耀生就是怒声道:“这个家伙,到底是谁,究竟是怎么回事,居然敢对小樱奶奶这样说话。”

   “臭小子,是谁啊?看的样子,不过是一个村外人,居然敢管我们村子里的事。我可是本村的生产大队队长,要是在我们这里闹事,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区区一个生产大队长,居然有这样嚣张,还对自己的村民百姓的态度如此恶劣。看来,这个生产大队长,平时也是药物杨武不做什么好事啊。”

   就在此时,只见一个声音从人群中响了起来。

   生产队长,在全村里,主要是负责全村人人员情况、生产情况、粮食成长情况。什么时候种植,什么时候浇水灌溉,什么时候浇灌哪一块地,什么时候锄地,什么时候收割。今年队里是什么情况什么收成,年底每家每户每个劳动日能够有多少分红。

   几乎都是生产大队长说了算,也可以说生产大队长掌握着全队人的生产劳动力。如果生产大队长干的好的话,那就会轻易获得所有人的拥戴,尔康手如果要是干的不好的话,那就很容易被人给厌倦,或者是被人给选掉的危险。

   不过,对于吴耀生来说,凭借自己家工厂的优势,平时在村里招募劳动力。如果谁要是不听自己的话,吴耀生就把他给开除,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些人尽管对吴耀生颇为不服气,但也不敢公然违抗吴耀生的原因。

   毕竟听从吴耀生的话,不光可以在大队的里所分一笔红,还可以让自己家里人,去吴耀生的厂子里工作打工赚钱。所以,整个村大队中,没有人敢违背吴耀生,这也就滋生吴耀生越来越狂妄的原因。

   “谁,是谁在说话,有种给我出来。”

   听到有人这样和自己叫板,吴耀生当即勃然大怒,冲着人群中就是吼叫起来。

   随即,只见人群让开一条道,一男一女从人群中走过来。两人长得年纪轻轻,男的看起来十分俊朗,女的看起来也十分美貌。甚至吴耀生和其子吴伟利,在看到那女子之后,父子二人的眼睛,可以说无法挪动半分,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对方。

   “师父——”

   “组长、梦瑶姐,们怎么来了?”

   然而,当两人走过来后,小樱和李昌霖见状,连忙对着两人开口打招呼。

   对于小樱的话,白天羽微微一笑没有吭声,而是走过去,看了一下奶奶的情况。

   然后对着小樱和李昌霖开口说道:“老人家上了年纪,身子骨比较脆弱。看老人这个样子,应该是扭伤筋骨,骨头到是没有什么大碍,可能有些扭到脚筋了。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怕是老人的脚腕会很容易红肿起来,到是走路都麻烦。”

   对于自己师父白天羽的话,李昌霖不会有任何的质疑,尤其是在自己师父白天羽的医术方面,可以说无论白天羽说什么,李昌霖都会相信。不光只是李昌霖,就连小樱也是如此。

   当即只见小樱在听了自己组长白天羽的话后,不免有些紧张,忍不住对着白天羽开口询问道:“那组长,能够医治好我奶奶的脚吗?”

   看着小樱紧张的样子,白天羽微微一笑说道:“不用担心,只要有我在一切,都不是问题。们两个先过来一个凳子,搀扶老人家做好,让我给她是施展一记针灸。”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