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运笔配上星运血,简直就是绝配!

   李运手执星运笔,连符台都不用了,直接在空中定住一小块星运金,在上面画起符来。

   笔势如电,笔锋如刀,血墨如光,光走龙蛇!

   瞬息之间,仙纹已成,刷的一声迸出毫光,将整片星运金笼罩住,有如空中闪现一个五彩斑斓的光球一样,灵光熠熠,炫目无比。

   哇!

   李运与玄东木同时惊呼一声,想不到这次的效果之好真是难以想象。

   “主人,我怀疑这块星运金几乎都不用再熔炼了!”玄东木惊呼道。

   “这…”

   李运一怔,连忙取过星运金细看,果然,这个仙纹已经完融进星运金之中,就象画在符纸上的仙纹一样,早已看不见。

   先前之所以需要再熔炼,是因为星运金这个承灵物比起空白符纸要高级得多,仙纹不可能轻易融入进去,这才需要用异火来再次熔炼魂印。

   但是现在,以星运笔蘸星运血来画,其威力是如此强大,竟直接将仙纹融入星运金之中,根本不用再熔炼了。

   “哈哈,哈哈,哈哈!”李运仰天狂笑。

   长发气质女神对窗浅笑唯美图片

   “吚呀,吚呀!”小福半睁开眼,对李运搅了它的美梦表示不满。

   “太好了!这样一来,效率大增!”李运大喜道。

   “恭喜主人!”玄东木衷心说道。

   “现在你知道了吧?血脉的确是可以被改造的…”李运颇为得意地说道。

   “不错。但这种血脉只能用于画符,不知主人用于改造自身血脉等级的方法可曾研究出来?”

   “这个…当然需要些时间,只是现在已经踏出这坚实的一步,相信接下来是肯定可以成功的。”

   “好!希望主人能够早日拥有神血,甚至是仙血…”

   “不急…不急…”

   李运开始画符,一片片星运金接连飞来,很快就变成一个个光球又飞了出去,被玄东木安装在星运舰的聚魂阵法上。

   原来安装好的魂印却也无需卸掉,因为对于普通魂士来说,它们仍是适用的。

   这些新的魂印安装在新的空间石和线路之中,只要魂士的能力有所提升,就可以被调到这里来出力。

   这样,魂印级别有差异,魂士的能力也有差异,在内部就能形成一种竞争关系,对魂士的修炼也能起一种促进作用。

   两人一个画符,一个安装,速度奇快。

   真是磨刀不误砍柴功,虽然因炼制符笔和融合兽血花费了不少时间,但效率反而大增,使得聚魂阵法的升级任务不用多久就部完成!

   这样一来,星运舰的潜在战力大增,让李运都开始想亲见它的威力了。

   不过,天韵小空间中的仙侍还未能改造,许多人还在五行大阵中转悠着。

   而无忧峰的魂士又不能动,使得这个想法只好暂时被压住。

   “主人,香狐一族的毫毛还没有部刮取,至于其他方面的研究,比如其记忆、功法、妖丹、妖晶、血脉、皮毛、香囊、狐尾等均已完成,现在基本没有什么研究价值,可以释放了。”小星说道。

   李运闻言,马上与玄东木一起,将这些妖狐的毫毛部刮取下来,数量极为庞大,价值不菲。

   这些妖狐无论男女,部变成光溜溜一个,一旦释放苏醒,恐怕会气急败坏,找什么地方来发泄一下。

   “在什么地方放生好呢?”李运心中寻思着。

   这批妖狐的破坏力将极为惊人,如果把他们放在天都山或夏阳门,自然可以对他们造成严重打击。

   不过,这样一来,对大夏造成的伤害也会极大。因为除了清元门,几乎没有什么宗门可以抵挡住他们。

   “主人,不如将他们放到大宁修真区去,刚好可以打击一下天都山的修士战队。”小星说道。

   “不错!且看看杨明灯对上黑山的战况如何…还有能套装与妖狐相遇,能发挥出怎样的战力来…”

   “正是。杨明灯应该具备元婴战力,加上八璃灯相助,黑山不一定就能取胜。至于能套装,与妖狐相斗也会极为精彩无疑…”小星笑道。

   “明空子回来了吗?”

   “还没有!他在南越帝国调查得很仔细。另外,夏枯荣果然也到了梦越城,正带着一帮人到处查找梦氏一脉。”

   “他们这样做只会是徒劳无功…”

   “主人错矣。”

   “哦?为何?”李运一怔。

   “他们还真是有所收获!”

   “什么收获?!”李运奇道。

   “梦氏一脉那些王爷、王子哪一个是省油的灯?许多人都在外面寻花问柳,包养女人,留下了不少血脉,却不敢报与族中记载入册。这次由于转移得急,他们对那些后代也不管不问,直接一走了之!”

   李运顿时呆住!

   千算万算,没有想到还是漏算了这一点。

   “有多少?!”

   “现在明空子、碧真子、棋真子、无花子这一边已找到约十个人,而夏枯荣这一队已找到约二十几个人。”

   哇!

   李运轻呼一声,这个数量还真不少,要知道,这只是才找了几天而已。

   “不行,这些血脉不能被他们得去!”李运断然道。

   “主人是说连清元门也不行?”

   “当然!清元门有一个纤纤已经足够!这样的血脉,只能掌握在我们手中,否则,消息传出,这些人的结局都是杯具,甚至会连累宗门!这两个宗门只看到好处,却没有看到其背后隐藏的风险…”

   “有道理!”小星同意道。

   李运立刻来到天韵小空间,找到梦宇,让他马上叫齐族中男丁,把他们在外面留下的血脉都供出来。

   在他的意志下,这些人自然不敢再隐瞒,一个个都说了出来,甚至连梦宇自己,也因多次流连青楼,留下了不少血脉来!

   总数竟然达到一千多人!这是因为,这些血脉中有的也已经有了自己的后代。

   李运将这些信息部刻画下来,立刻施展缩地法,往南越帝国急速而去。

   “如果将此事再往上推,历代梦氏皇族之人在外面必定还有无数血脉,这些血脉再代代繁衍,岂不是还会有无数人?”李运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主人,血脉传承以嫡系男丁为主,但不是每一个男丁的后代都会有男丁,一旦只有女的,这一支就断了。而且,凡人的寿命有限,还有更多意外死亡之事,所以,虽然会有你所说的情况,但数量并不可能极多。”

   “嗯,有道理,如果我们能直接感应到带有这种血脉之人就好了!”

   “主人不妨找找梦浮生问一下。”

   “对!”

   李运立刻来到地宫,向梦浮生说明此事。

   梦浮生夫妇一听,发了下呆,长叹一声。

   这种情况还真是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么多梦氏血脉流落在外面。

   “公子,血脉感应,只有身带此血脉的大能修士才能做到。这些流落在外的血脉均是我的后辈,所以,只有我们才能感应得到。”

   “原来如此…”李运恍然大悟。

   “另外,外面流落的梦氏血脉之人也不可能太多,除了刚才你所提到的男丁为本之外,还有一个缘故…”梦浮生说道。

   “哦?是什么?”李运奇道。

   “想要让血脉完整传承,一是需要嫡系男丁,二是女子所带血脉也不能流失太多。所以,我立下的祖训之中,所有后裔女子如果外嫁,也必须住在梦越城中,而且,后代三代之后就可以互通婚姻,以保证血脉的纯正。倘若嫡系男丁遇到带有这种血脉的女子,就能补充自身的血脉精纯度。”

   “竟然如此?!”

   李运觉得有点惊奇,因为虽然说是三代之后才互通婚姻,但仍然有可能出现近亲联姻的情况。

   不过,看梦氏一脉现在的情况,似乎运行得还极为不错,看来梦浮生这个办法还是有其一定的道理。

   “是的,所以,那些流落在外面的梦氏血脉,最多可以传承十代,如果没有这种方法加以维系,十代之后,其体内就几乎没有梦氏血脉的特点了。因此,现在流落在外的人,均是近百年来才产生的梦氏后人。”

   “多谢前辈指点!”李运衷心说道。

   “公子不妨将我们带在身边,我们一感应到立刻向你指出来!”水落花说道。

   “没问题!”

   李运自然不怕这两人会突然发难,于是,将放到灵戒之中,继续前进。

   梦浮生和水落花看到李运竟然施展出令人恐怖的缩地法,顿时吓得浑身发抖,心中再也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念想。

   ……

   梦越城现在处于一片乱世之中。

   由于长期统治南越帝国的旧皇族一夜之间消失,新皇根本没有什么威望,所以,原先潜在的各种势力都开始蠢蠢欲动。

   如果不是有无花子强势镇压,恐怕此刻的南越帝国早已是兵灾四起。

   乱世之中,自然什么事情都会发生,比如人口失踪的事情就不少,而最近这段时间,发生得特别多,闹得人心惶惶。

   此时,正有一群人聚在一个闹市角落,神情紧张地谈论着。

   “刘伯,昨晚太可怕了,我听到隔壁张婶家一阵异响,后来张婶大哭,原来她儿子和孙子都被人抢走了!”一人说道。

   “什么?!竟然有这样的事?!”刘伯大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