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 月天之下

朱文亭没有想到“空山”在这个时候会突然问起林寒来,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连忙点头说道:“是的,林寒确实是这个调查小组的负责人,虽然只是一个组长,其实他具有很大的权力,连钟司令都对他礼待有加。”

“空山”又问道:“你对这个林寒有什么看法?”

朱文亭连忙说道:“说实话,他很年轻,已经做到了军统局独立办事处主任,完有别于军统局同龄人员的晋升速度。而且他待人真诚热情,不仅谨慎务实,还具有极其敏锐的观察力和对未来事务预测能力。”

估计林寒自己都不知道,他对历史的熟悉,在其他人的口中早已经变成了他具有极其惊人的未来预测能力,而且越传越广,神乎其神。

当朱文亭对“空山”说出自己对林寒的评价之后,看到不仅仅是“空山”在点头,就连坐在旁边的“蜻蜓”和“秋蝉”都不由自主的在点头,仿佛他们对林寒这个人都不陌生,所以也没有一个人对朱文亭的评价感到丝毫的意外。

朱文亭心中暗道:难道他们三个人都认识林寒?他心中突然一动,对“空山”说道:“难道林寒也是我们的人?”

“空山”对他微微一笑,说道:“他目前还不是我们组织的人。不过,我们对他观察也有一年多了,虽然他身处在军统,但至今没有看出他有什么劣迹,对我们组织也没有造成任何危害,而且还曾经间接的帮助我们释放过被捕的进步学生。”

说到这里下,他停下来,看了大家一眼,极其慎重说道:“有鉴于此,组织上有意派人做他的工作,尽力将他争取过来。”

朱文亭“哦”了一声,点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啊!通过我和他的接触观察,他确实是一个有坚定的抗战信念的热血男儿。”

“而且,他自从来到陪都,还先后破获了数个日本人的潜伏特工组织,也让在他军统局的地位日趋提升。如果真能把他争取过了,以他未来的发展潜力,对我们肯定会如虎添翼了。”朱文亭颇为感慨的说道。

“空山”严肃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他微笑着点点头,又转头看了一眼坐在他右边的“蜻蜓”。

“蜻蜓”对他嫣然一笑,认真的说道:“小林哥,哦,林寒确实是这样一个人,在他身上有一种与常人不同的气质,谦虚、坚毅、有担当,而且乐于助人,如果不是因为他,我现在还只能在军统局里端茶倒水,啥机密都碰不到。”

雪花散落少女发间户外好欢乐图片

朱文亭有些吃惊的看着“蜻蜓”,听她在无意之中失言,将林寒称为小林哥,就可以看出这位女同志和林寒私下的关系非同一般。

这时,就听到“秋蝉”说道:“虽然我只和他见过一面,我想他现在甚至都不会对我还有印象,但是我从我的同事,一个他最为关心和照顾的女性那里,知道了很多关于他的事情,我认为他是一个值得我们争取的一个人。”

这时就听到“蜻蜓”对“秋蝉”说道:“你说的那位同事是不是梓嘉?”

“秋蝉”显然没有想到“蜻蜓”会这样问自己,愣了一下之后,并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转头看着“空山”。

“空山”看在眼里,还对他点点头,这才对大家说道:“按组织原则,今天本来不应该召集大家一起的,但是‘神舟’同志是我们负责组织建设的第一负责人。他了解我们组织在陪都的所有人员的详细情况,因此,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找出他的下落……”

当然,有些话“空山”并没有明说,但是在座的人都明白,如果“神舟”真的出事了,最大的危害,就是他扛不住刑讯逼供而背叛组织,那么组织就会遭受非常巨大的损失。

朱文亭迟疑了一下,问道:“我想组织上一定已经有了应对措施吧!”

“当然,组织上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已经通知绝大多数成员暂停了所有的行动,有条件的已经进行了转移,暂时不能转移的,也加强了戒备。”

说到这里,“空山”脸上的表情变得轻松起来。

“究竟是什么人出卖了‘神舟’同志,组织上已经进行了调查,也初步确定了嫌疑人,但是这个人也一同失踪了。”他继续说道。

“嫌疑人也失踪了?”大家都有些不相信的,用齐刷刷的眼光看着“空山”。

“空山”看到大家眼里焦虑的神情,又说道:“鉴于目前出现的特殊情况,今天打破了组织上单线联络的原则,让大家在此会面,一个原因是对在座的各位同志的充分信任;另一个原因就是要通过你们尽快去查找到‘神舟’同志的下落。”

“空山”又特别提醒道:“目前,你们三个人中,‘蜻蜓’和‘秋蝉’同志都曾经和‘神舟’进行过联系,所以,你们一定要小心翼翼的,在暗中调查‘神舟’下落,对出现的任何可疑情况,都要引起高度重视,决不可掉以轻心。”

“蜻蜓”和“秋蝉”都点了点头,这时,朱文亭就听到“空山”对他说道:“‘飞鸟’同志,由于特殊情况,你一直都是和‘鹦鹉’保持单线联络,今天叫你来也是启用了特殊机制。”

“空山”口中所说的“鹦鹉”,就是肖德阳的代号。一直以来,都是肖德阳与朱文亭保持单线联络,至于今天这个极其突然的秘密会议,为什么不是肖德阳通知自己?朱文亭心存疑虑,只是他还没有时间来思考这事。

“空山”显然看出了朱文亭心中的疑虑,用严肃又深沉的语调说道:“组织上近期接到一些同志的反应,‘鹦鹉’同志有一些异常的举动,除了在私生活上和物质追求上有违反组织原则的问题之外,我们还接到更严重的举报。鉴于目前的特殊情况,所以暂时让他停止了组织活动。”

朱文亭此刻心中才明白过了,由于组织上对肖德阳产生了怀疑,所以才通过特殊的应急机制,越过了他和自己直接取得了联系。

他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空山’同志,那我的具体任务是什么呢?”

朱文亭心中明白,自己所处的位置和地位,要想查找到“神舟”的下落,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动用他的,他相信组织上一定还有另外的任务。

“空山”显然颇为赞赏朱文亭敏捷思维,他微微一笑问道:“‘飞鸟’同志,你的任务将会比‘蜻蜓’和‘秋蝉’同志更加重要啊!”

说到这里,他却又突然转换了话题,对朱文亭说道:“‘飞鸟’同志,你和林寒的交往多不多?关系如何?”

此刻,朱文亭已经隐隐约约感到,组织上会把策反林寒的工作交给自己,只是他还是有一点不太明白,为什么会是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