哮喘有着两种不同的病症状况,喉中有声者调之哮,呼吸急促者谓之喘。其发作多在夜间或者是突发状况,常突然感到胸闷、气促、呼吸困难,甚至不能平卧,吸气短促,呼气延长严重时可出现缺氧现象。发病初期多干咳,痰粘稠,以后喷出泡沫样痰液而感到松快。

   发作可在数分钟内缓解,也可持续几天。脉多弦滑细数,苔常白腻。当然,还有急性的状况,这样的情况十分危险。尤其是眼前的这位姑娘,看似十分年轻,年纪约莫在二十岁出头,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似乎跟她所使用的某种食物有关,然后导致身体不适,诱发了自己的病因。

   白天羽顺手一点,率先点在女子的定喘穴,穴位点下之后,白天羽感觉到女子体内有一股特殊的气息能量保住着女子本体。当即白天羽眉头微皱,多长了一个心眼。

   随后白天羽又先后在对的天突穴、内关檀中穴、三里穴、肺俞穴、大椎穴等几处穴位轮番按摩点击。为了谨慎防范,白天羽一直没有施展自己的真气力量,而是运用手法力道,开始揉捏按压对方的多处穴位。以此穴位刺激对方的体内感官,刺激着对方的肺部,对症治疗着对方的病症。

   或许是因为白天羽的手法治疗有了作用,只见不多时,那躺在地上的女子,突然一个身子颠簸反应,好似有了一丝知觉。随即,只听女子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显得十分贪婪。

   看到患者醒来,白天羽连忙对着周围的人开口说道:“大家都让开一下,保持周围空气畅通,让患者能够更好的自由呼吸。”

   乘务长也连忙开口说道:“大家请让开一下,都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要围在这里。我们的飞机正在飞行中,这样很危险的。”

   随后,白天羽对着乘务长开口说道:“好了,患者已经恢复清醒,接下来休息一下,多喝点水,避免她在过多食用一些糖分较多的食物就可以了。尤其是酒水,更不能让她饮用,那样只会加剧她的病情发作。”

   乘务长十分感激地说道:“多谢白先生,如果这一次不是出手相救,这位患者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请问刚才所施展的是急救方法吗?”

   “我刚才所施展的并非是什么急救手法,而是华国中医治疗法,这种办法,就算我现在交给,怕是也无法教会。它是需要根据不同哮喘病人患者的情况,来进行分段治疗的。就算是同一种病,但是不同病人患者的情况不同,如果要是把握不好的话,还会导致病人的情况加速严重恶化。”

   听着乘务长的话后,白天羽连忙开口解释说道。说完之后,白天羽不愿意多做停留,连忙再次对着乘务长开口说道:“那更没有别的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乘务长再次对着白天羽鞠躬致敬道:“再次感谢白天羽的帮忙,先回去休息,稍后我们的机组人员会过去向您表示感谢。”

   黑纱眼镜妹粉嫩姿态极其动人

   “客气了。”

   白天羽说完,连忙快速转身,向着自己所在的商务舱走去。

   而就在白天羽转身离开之后,那名被白天羽所救的女子,也慢悠悠的恢复了清醒,然后在机组人员的帮助下,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乘务长在看到左右的乘客没有注意后,对着那名被救的女子张嘴说话起来。只不过令人感到费解的是,那名乘务长在那名被救女子所说的话,完全没有一点声音,甚至连蚊子婴哼的声音都听不到,准确来说应该只是嘴巴微微张开闭合,根本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而那名被白天羽刚才用中医手法所救的女子,居然紧盯着乘务长的嘴唇,露出一丝微笑,然后学着对方,只张嘴说话,但是不发出任何的声音。

   唇语,是靠看别人的说话时嘴唇的动作来解读别人说的话,是种很难的技巧,需要大量的练习,原本是一些听力障碍者会使用这种技巧来与他人交流的技术。当然,唇语还是一种窃取机密情报,或者是在特殊场合下,进行交流对谈的特殊技能。

   在这样的飞行飞机下,以及属于公共场合,乘务长和这么患者女子,原本是两个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员。此刻在这样的情况,却使用唇语进行交流。更为其他的是,两个人都懂得使用唇语,也都能看明白对方唇语的意思。如果白天羽要是在这里,或者是看到这一幕的话,一定会非常震惊。

   “宫田小姐,刚才的接触中,是否有什么异常发现?”

   这一句唇语,是那名乘务长,最先对被救女子所说的话。这样的称呼和对话,很明显乘务长是认识对方,而且十分熟悉对方。还有,从这番话中所透露的信息中,不难听得出来,对方明显是冲着白天羽而来的。

   “哼,那个叫做白天羽的家伙,尽管极力掩饰自己的力量。但是就凭借他刚才动手给我进行救治的举动,我也能够探测到他体内所隐藏的气息。只不过我无法感知到他的实力如何,他就是像是一只谨慎狡猾的狐狸一样,想要避开猎人的追捕。”

   那名叫做宫田的女子,当即冷哼一声,同样用着唇语,对着乘务长开口说道。

   “看来组织探秘人员给我们提供的情报非常准确,这个叫做白天羽的家伙,确实有问题。这一次他突然乘坐飞机,要前往我们东岛,说不定就和那件事有关。我们要不要直接在飞机上动手,直接将他给解决了。相信在这飞机上,凭借我们的人,一定可以悄无声息地搞定他,让他没有机会逃脱。”

   听着宫田女子的话,乘务长再次用着唇语,向着对方开口说道。

   宫田,若是从华国姓氏的角度来看,这应该是属于一个复姓,但是在华国所有复姓中,根本就没有宫田这个名字。而在东岛中,宫田是属于固有的姓氏,甚至在某个地方,宫田也是属于一种家族姓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