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笑无语的看了他一眼,翻开自己的笔记本,轻声念道:“‘记住今天这节课,感受活着的意义,这是你们学习的开始。’……这是原话。”

   “哈哈,意思差不多。”郑清摸了摸后脑的,干笑着,问道:“这句话有什么奇怪的吗?”

   “这句话原本是你们参加‘猎场集训’,死亡归来的新生所听到的第一句话。”托马斯忽然插嘴,语速飞快的说道:“老查尔斯年年迎新,已经形成习惯……所以说秃噜嘴了。”

   “所幸你们从天上掉下来,也算是死里逃生……倒也没闹出什么笑话。”

   “难怪!”郑清略感恍然:“我就说,当时周围的人听他说的那句话都有些傻眼……原来真的是说错了!”

   “但是,我们现在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大二的集训还有效果吗?”张季信忽然开口,好奇的问道:“如果我的理解没错,我们必须一无所知的参加这种比赛,才能最大化的激发潜力……只有这样,我们在猎场里的死亡才有意义吧。”

   托马斯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我以为你会比你哥聪明一点,”助教先生耸耸肩,反问道:“你以为你哥为什么没有告诉你集训的事情?”

   “契约?!”郑清豁然开朗。

   “宾果……奖品是一份四年期的沉默契约。”托马斯屈指弹了弹面前那条长长的羊皮纸卷,塞到郑清鼻子底下,催促道:“快点签,我们时间有限……这份契约主要效果是封印你对此次猎赛某些环节的真实记忆——当然,不会影响你从猎场收获的经验,也不会让你有记忆断层的感觉——相信我,学校的大巫师们在灵魂与记忆方面的研究,超乎想象。”

   “毕竟抹除记忆不是目的,学校的目的还是让你们更好的适应这个世界。”

   郑清咂咂嘴,深以为然。

   睡衣美女卷发圆脸甜美笑容美肌居家慵懒写真图片